春雷炮的小说不曾忆韶华秦萧何楚九歌全文阅读

不曾忆韶华(秦萧何楚九歌) 小说,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春雷炮对人物心理描写的非常好,小编为您带来不曾忆韶华大结局很值得一看哟。…

秦萧何楚九歌是小说《不曾忆韶华》的主要人物,原创作者春雷炮倾心所创的一本言情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

春雷炮的小说不曾忆韶华秦萧何楚九歌全文阅读

地狱沉沦,彻夜未休。

楚九歌不知道自己是何时晕过去的,醒来时,天已然大亮,枕边触手冰凉。她僵硬地躺在床上,目光空洞,一阵阵刺骨的凉意从心底蔓延。

她嫁入莫家两年,秦萧何从来不屑碰她。

他对她的厌恶与憎恨何其深,她实在想不出他昨晚为什么要那般待她。

敲门声响起,楚九歌沾了水雾的长睫颤了颤,却没有回话。

门外的人敲了几下,便开口道:少奶奶,早饭已经备好,云儿进来帮您梳洗吧。

楚九歌忍着疼痛下了床,目光落在床上那一抹艳红时,不由得顿住。

进来吧。

她收回视线,转身坐落梳妆台前。

云儿捧着一盘温水进来,伺候楚九歌洗漱完。

楚九歌换上月牙白绣花旗袍,出房门前吩咐云儿,把床褥拿去洗了,换一床新的。

云儿自是留意到床上的异样,这两年少爷跟少奶奶的关系一直不好,现在看来是出现转机了,她不禁替他们感到开心。

她微微笑着,颔首应道:是,少奶奶。

正厅,秦萧何坐在饭桌正上方,手边放了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楚九歌脚步一顿,身子不由得僵了僵。

秦萧何淡然抬眸看了她一眼,过来吃饭。

长方形的桌子,楚九歌坐在了离秦萧何最远的座位上。

为什么?楚九歌垂眸看着碗里浓稠的小米粥,哑声问: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就那么恨我?

秦萧何轻抿一口清茶,冷声道:我们的婚姻是你求来的,何时结束,你没资格决定。

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楚九歌抬眸凝向中,清透的目光里水意朦胧。我们离婚,你便可以名正言顺娶顾宛茹为妻。

够了!秦萧何豁然起身,阴沉的眸直直的盯着楚九歌,别再装模作样,我看着恶心。我和顾宛茹的事,用不着你管。你想离开我过逍遥自在的生活?做梦!

只要我活着一天,你便只能是莫家的少奶奶。这一世,我们只能纠缠至死。

他冷声扔下这句话,便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留楚九歌一个人,怔愣地看着他毫不留恋的背影,渐行渐远。

他竟恨她至斯

楚九歌草草喝了两口粥,实在吃不下了,便回房穿上黑色大衣,拿了个手提包,便要出门。

云儿从一旁走了上来,少奶奶,您这是要出门?需要云儿陪您一块出去吗?

不用。楚九歌脚步未停,淡声道:我去找羽苼表妹,我们许久未见,大概会聊很久,晚饭不用等我。

云儿有些纳闷,少奶奶和羽苼表妹不是上周才见面了吗?怎么就算许久未见了。

她忍住疑惑,颔首应道:是,少奶奶。

安城,东环街四十号,李家。

李家是楚九歌姨夫家,姨夫是安城保安队分队队长,官职不高,但家境却不错。

李羽苼是李家独女,安城有名的海归美女医生。

李羽苼开的门。

她看见楚九歌先是怔了一下,目光闪过一丝怜悯,而后含笑挽上楚九歌的手臂,轻声道:姐,你来了,快进来吧。

今日李家长辈都有事出门了,仅李羽苼休息在家。

李羽苼泡了一壶清茶,给楚九歌倒了一杯。

楚九歌吹了吹茶水,轻抿一口,然后问道:羽苼,你昨夜打电话说有事要告诉我,是什么?

李羽苼拿着茶壶的手顿了下,轻轻放下,垂着眼眸没有看她。

楚九歌疑惑地看向她,有些不明所以,怎么了?

李羽苼挪了挪嘴唇,终是缓缓抬眸对上她的目光。姐我

楚九歌看到李羽苼眼中一闪而过的悲悯,心中一紧,到底怎么了?可是出什么事了?

姐,你上周在我家晕倒,我送你到医院,给你做了全身检查。

楚九歌看着她,眼睛一眨不眨,是我我的身体出问题了?

李羽苼瞬间红了眼,声音哑了下去,你还记得姨妈是因为什么去世的吗?

你是你是说,我遗传了妈,妈妈的脑癌?

妈妈是在二十一岁的时候,毫无预兆的走了的。

楚九歌突然觉得好冷,身体一阵瑟缩。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告别李羽苼,离开李家的。她如同一缕幽魂一般,穿过车水马龙的街道,渐渐远离喧嚣,来到一片墓地。

爸,我来看你了。楚九歌看着墓碑那张和善而熟悉的笑脸,眼泪瞬间掉下来。对不起,这么久没来看你。

爸,在我心里你一直是个料事如神的人,两年前你跟我说,秦萧何他喜欢我,让我一定要嫁给他。

你这样说的时候,其实我是满心欢喜的。你一定也看出来了,我喜欢他,很喜欢很喜欢。

你说,只要我嫁给他,他便会护我一世周全,让我不要怕。

但是爸,你算错了,他不爱我,他甚至厌恶我,憎恨我而我的一世,也将会像妈妈一样,昙花一现

她自嘲的勾起了唇角。

很快。

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再有楚九歌这个人了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09 10:01
下一篇 2022-07-09 10:0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