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舍温柔「精彩小说」程钊孟渝免费阅读

名字是《施舍温柔》的小说是作家三卩的作品,讲述主角程钊孟渝的精彩故事,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下面是这本小说的简介:…

程钊孟渝的小说《施舍温柔》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充分体现了作者三卩用心写作的心态

施舍温柔「精彩小说」程钊孟渝免费阅读

后院。

几个少年围着小桌子,勉强的坐下,只是都手长脚长的,吃个烧烤还隔的老远。

孟其,你爸的手艺真的杠杠的。徐自由一手五花肉,一手烤面筋,塞的停不下来。

那当然,不是我吹,就我们这,我家烧烤说第二,没人称第一。

可把你能耐的。付远又拆台,再好你也没学个一招半招的,以后谁来继承你家烧烤摊啊。

聪明人用脑子继承,都什么年代了,发扬光大手艺不是主要的,计划才是大头,懂?

付远拖着凳子远离他,不赞成表现的很明显。

程钊,明天的篮球赛你真不去?付远咬着鸡翅,口齿不清,嘴巴糊了一层油。

程钊手里夹着一支烟,没有点燃。一只手把玩着打火机,烧烤也没吃。

烦。程少爷心情好像还不错,回了一个字。

钊啊,你不去我们这情绪都调不起来啊!付远啃鸡翅的心情都没了。

这班花她们还组织了拉拉队呢,程钊不去的话,不就打水漂了吗。而且,程钊不去,哪还有人给他们送水!

付远还想给自己争取点福利。

他砸吧嘴,还准备劝劝。

程钊凉凉的扫了他一眼,凤眼微眯,付远瞬间清醒了。仿佛只要他再多说一句,大少爷随时都能翻脸。

你可拉倒吧,你不就等着班花她们跳舞吗。徐自由太清楚他的尿性了。

放屁吧,什么班花不班花的,你怎么一点体育精神都没有。付远义正严辞的反驳,然后举起鸡翅,继续埋头啃起来。

嘁。

程钊长指转烟,打火机开了又合,就是没有点燃。

你要是想抽到旁边找个地,过过瘾先。徐自由看他翻来覆去的把玩那根烟,就差没玩出朵花来。

因为孟渝随时都会过来,孟其不愿意让她看见这些坏习惯。所以来之前几次声明,不要抽烟,也不准喝酒。

程钊闻言收了打火机,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修仙呢大哥,吃点呗。徐自由给他递了一串五花肉。

程钊没有接。

五花肉散发着诱人的香味,但在程钊这里却成了避之不及的毒药。

他的眉头拢成一个川子。

拿远点。程钊长腿踩着地,微微往后仰,小竹椅发出不堪重负的咯吱声。

他不吃我吃。付远笑嘻嘻的接过来,一口咬下去,实名夸赞,真香。

狗脾气。徐自由也白了他一眼,程钊难伺候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就是疑惑,像程钊这样的还能活到今天真是一个奇迹。

钊哥,你真的不吃点?孟其还老大不好意思。这是想请人吃饭的,他本意不是烧烤,只是徐自由他们都吵着来,程钊也同意最后才敲定了自己家。程钊现在这样,总觉得挺对不起他。

不了。

程钊将手里的烟草折断,烟片一点点倒尽,残留了一点点烟味缭绕在指节间。程钊抬脸,冲着徐自由嗯了一声。

徐自由拿过桌上的湿巾,冲他飞过去。

浪费。

孟渝端着托盘,小心翼翼的推开后院的门。

姐。

孟其站起身,迎上前准备接过孟渝手里的汤碗。

舅妈给准备的。

大海碗里装了满满一碗海鲜粥,米香混杂着各类海鲜的香气,闻着就让人食欲大开。

孟其一看就知道这粥是他姐熬的,他妈的厨艺还没这么好,也不会想这么细。

谢谢姐!

孟渝嘴角的小酒窝微微陷落,露出一个好看的漩涡。

你视线乍然和程钊相对,男生窝在小小的竹椅上,长腿无处安放只得曲起。男生骨节分明的手虚虚扶着腿,五指有规律的连续敲打膝盖。

他的眼神,慵懒的锁定她,孟渝想说的话突然卡壳。

只一秒,两人同时转移视线。

怎么了姐?孟其往后看看。他们都在吃吃喝喝,没有异常的地方。

没,没什么。孟渝摇摇头,不准孟其再看。

你你多喝点,胃不好,少吃点油腻的。孟渝拉着孟其的袖子,将他拉近点,然后压低了声音,像是有意不让后面的男生听见。

嗯,我知道的姐。孟其也格外配合,压低声音。

程钊眼角扫过女孩的动作,无声的扯了个冷笑。

徐自由看着他的表情,偷偷回头看姐弟俩,又杵杵付远,笑的贱兮兮。付远被他笑的一头雾水。

小小的眼睛里充满了大大的疑惑,犯病了?

徐自由快乐的抖腿,摇头否定。

孟渝不多停留,后院现在是男生的空间,多待一秒她都窒息。

姐姐要不要也过来吃点。付远热情邀约,孟渝脊背僵住,背着他们摇成了拨浪鼓,全身抗拒,小跑着离开,仿佛后面是什么洪水猛兽。

啊付远惋惜。

安分点。孟其端着粥,踹了付远一脚。

啧啧啧,有姐姐就是好。徐自由话里话外都酸溜溜。

那是,我姐天下第一好。孟其骄傲的挺起胸膛。

比不过比不过。男生们插科打诨。

孟其天天在他们耳边炫耀自己姐姐多么多么好,还丧心病狂的展示各种东西,见的多了,是个人多少都有点柠檬。

这粥真不错。徐自由舀了一碗,还没入嘴,他就先夸奖了。

废话,咱姐这手艺还用说。付远比他们好点,明里暗里吃了不少孟其的小点心,孟渝的手艺他早就见识过了。

玛卡巴子,都是人,怎么孟其那臭小子命这么好,有个姐姐就算了,还事事关心爱护他,他酸了酸了。

也不知道孟渝介不介意多个异父异母的亲弟弟,反正这声姐姐他先叫为敬。

钊哥,你要吃点吗?孟其端着碗,对面的死亡视线让他盛粥的动作一顿,他小心翼翼的再次建议。

总不能真的一点都不吃吧。我姐煮的,很好吃。程钊紧皱的眉头已经放松,孟其觉得有戏,不信你看徐哥。

全靠衬托,本来程钊微弱的进食欲望现在拉满了。

像猪吃饲料一样,徐自由呼噜呼噜的干了好几碗,也不管粥烫不烫了。和他一样的还有付远,孟其、程钊还有其他两个男生仿佛成了他俩的背景板,海鲜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

这孟其无比感谢他姐只拿了小碗过来,影响了他俩的发挥。

剩下两个男生也加入了战局,一声重叠的卧槽之后,头也不抬的呼噜呼噜。孟其捧着碗,眼巴巴的看着。

来一碗?不然就没了。大哥要不要给句准话,真是有让人抓狂的咩。

嗯,来一碗。程钊手扶在膝盖上,食指抬起,比了个一。

好嘞!孟其眼疾手快的赶在付远吃第五碗之前,掌握了勺子的主动权。

来,给你钊哥。孟其留了个心眼,给程钊的那份只有六分满,他自己的则是水平线。一是怕他吃不了,而是他就是想多喝点。

程钊看了两人差距略大的粥碗,默不作声的把位置给换过来了。

我吃这碗就好。还有点辛劳的意味。

孟其:??委屈你了???不用吧?

哦。孟其嘴撇下来,娃娃脸上写满冷漠。

下一秒,他又给自己那碗填满。

程钊:

说实话,换完他就后悔了。

桌上的粥散发着鲜甜的香味,简单的盛装在青色的大碗里,朴素单调,单凭卖相,是没办法和程钊以往吃的那些相比。

程钊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魔怔了。

他一直如此,想要进食的欲望很低,不算厌食,但是对于口腹之欲,向来注重精和质。程钊也不清楚自己怎么就接受了以往都不会关注的东西。

艹。

想到女孩的模样,程钊莫名的有点烦躁。特别是她那句叮嘱,对孟其的关心,格外让人不爽。

程少爷生平第一次在女人这里不受重视。

你不喝吗,不喝给我。徐自由看程钊在发呆,随即伸手过来端碗。

滚远点。程钊打掉他的咸猪手。

艹,你下手怎么这么重。程钊是下了大力的,徐自由的手背立马见红。

狗哦。

付远意犹未尽的喝完最后一口粥,抬头瞅瞅,碗底已经见空了。他拿起碗,刮了最后的半勺底。一边喝一边吐槽。

你们是牲口吧,这就没有了?

被认定是牲口的其他人:人话?

大哥,你有没有搞错,你有数自己喝了多少吗?另一个绿球衣的男生抱着碗吐槽。

狗东西,你真是够了。黄球衣男生附和。

你们的嘴是漏斗吗?倒的那么快!孟其委屈,明明是她姐给他煮的,还特意叮嘱他多吃点,结果呢!都是牲口尼玛的。

几个饿狼将死死的看着程钊手里的最后一碗粥,当然,也只是看着,没人敢抢。

程钊在众人的注视下拿起了勺子。

付远叹了一口气,转而继续去吃烧烤。

散了散了,大爷动手了。

徐自由摸着肚子,暖烘烘的。

程钊捏着勺子来回搅动,然后,装了半勺出来。入口的瞬间,他的表情稍稍顿住,眼眸微抬,似乎有些出乎意料。

海鲜粥煮的绵软,米香中包裹着海鲜的鲜香味,两者完美搭配。海鲜很新鲜,不是冷冻的食材,只是简单的食材融合,没有调味,美味的不亚于程钊以往吃过的海鲜粥。

程钊慢吞吞的进食动作加快,到最后也只留下一个空空的碗底。不如付远他们的狼吞虎咽,程钊身上自有一股矜贵气,就连吃饭也赏心悦目。

程少爷吃饱喝足,神情餍足,拿了张湿巾优雅的擦嘴。虽然还是那张吊儿郎当的表情,但是程钊的心情明显好起来。

男人,口是心非。徐自由深谙嘲笑艺术。

十几岁的男生们食量大的惊人。一晚上吃了不少东西,等到他们散场,已经快十点了。

程钊靠在后院的树上,手里顶着篮球,一只手打着转。

徐自由和付远还在和孟其争,吃了不少东西,总不能一点表示没有。

你们这样是不是瞧不起我啊,都说了请你们吃饭,再给钱,我还当不当人了。孟其按着付远的口袋,不准他再掏钱出来。

这话说的。徐自由上前搂着孟其脖子,就是把你当自己人才这样,白吃白喝可不是兄弟们的作风,再说了,又不是给你的,给咱姐和叔叔阿姨的,他们辛苦了,哪是给你。

付远掏了几百块钱塞到盘子底下压着里,然后和徐自由一同过去把孟其架出去。

你们姐!姐,你快来,把桌子上的钱给他们。孟其挣扎,但就是出不来。正好看见孟渝,向她求救。

姐,你别听他的。付远嘿嘿笑,拖着人就出去。

你们等等。孟渝的阻止没有人理会,几个男生走的一个比一个快。

孟渝看到桌子上压着的纸币,心一急,抽出准备追出去。

然而她抽钱的动作一顿,一股阻力使得她无法行动。

男生的一只手按在了盘子上。

孟渝回头,撞进了一潭黑色的漩涡中。程钊俯身,脸靠的极近,孟渝甚至能够看到他卷翘的睫毛,以及眼眸中惊慌的自己。

啊。孟渝惊讶着退开,揪着纸币的力气也放开。

程钊起身,手指底下压着纸币。他略有不悦,因为女孩避之不及的动作。

让人心烦。

空气中透露着尴尬。

男孩的气息让孟渝无所适应。孟其他们早已离开,后院只剩她和程钊。

男生好像是故意的,就看着她,也不说话。孟渝心急,惦记着弟弟的嘱托,但是男生现在的样子,明显是不愿让她拿出去的。

孟渝觉得她这辈子的纠结都在今晚用掉了,两只手揪着围裙,掌心冒汗。好半晌,她才憋出一句话。

请,请问您能放手吗?孟渝磕磕巴巴,甚至用了敬语。

说完她就后悔了。

嗤。程钊抬手抵着嘴巴,好让自己的笑看起来不那么明显。

艹。

太他妈的好笑了。

孟渝攥紧拳,恼羞成怒的瞪他。

笑什么笑啊!目光能杀人的话,程钊早就不在了。

程钊突然觉得,孟渝生气的样子真该死的合他胃口。

长这么大,程钊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漂亮的,清纯的,像孟渝这样的他也见过不少,就是一普普通通的小女生。但是,莫名其妙的,对着她,他就是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程钊存了逗她的心思。

姐姐,我说不能,你会哭吗?男生故意贴近,孟渝一六五的身高在他这里真的不够看。

孟渝绷着脸,红润的嘴唇抿成一条线。表情也不再是羞怒,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厌恶。

程钊的笑意顿时收敛了。

孟渝抬手,用力抽出男生手下的纸币,无声的用实际行动去表达她的意见。

程钊加了力度,就是不让孟渝抽出来。

你有病啊!孟渝眼眶微热,烦躁的冲着男生叫到。

有啊,就是不爽别人如意,怎么样。程钊挑眉,嘴唇勾起一个戏笑的角度,邪肆又乖张。这才是真实的他。

不能哭孟渝。别这么没用。孟渝忍住委屈,悄悄给自己打气。可是想着想着,她的眼泪就不争气的掉下来。

孟渝扣着程钊的手,用力掰手指,但是男生的力气死死压制着她。

够了。

程钊嫌烦,抬手擒住孟渝的手腕,将人拉到眼前。

给你们就留着,不吃白食。程钊狗脾气,说话语气太过直白以至于说出来的话都像施舍。

孟渝挣脱束缚,嫌弃的后退。整颗心像泡在酸水里。

小姐姐,哭是没有用的,只会让人更有成就感。程钊擅长伤口撒盐。孟渝就没见过这么恶劣的男生。

一次打击还不够,还要将人反复中伤。

孟渝抬眸,这一次,她无比的确定,自己讨厌眼前这个人。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09 19:15
下一篇 2022-07-09 19:17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