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她女扮男装年玉楚倾小说_前世她女扮男装免费阅读

前世她女扮男装小说(主角年玉楚倾) 完整版,个人感觉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够曲折,有虐有爱,感情专一,一路悬念不停,看到停不下来,用了两天时间一口气看完的。…

前世她女扮男装_这是我看过最好的一篇小说,文笔细腻,主张的是以宽广的胸襟示人,对做人有很大启示。

前世她女扮男装年玉楚倾小说_前世她女扮男装免费阅读

年玉看楚倾的时候,楚倾也正好看到了她。

是他,昨晚那个少年!

而他的身手……

“人不可貌相。”楚倾淡淡开口,这少年的身手,昨晚他才领教过,不是吗?

虽然只有几招,但这个少年的眼神,倒像是身经百炼。

况且……想到自己被看了的脸,楚倾看年玉的眸中,多了几分锐利。

两人对视,年玉清晰的感受到楚倾的不善,看来,自己昨晚真的是撞破了他的大秘密了,这楚倾会怎么对她?

年玉正思索着,楚倾一扬衣袍,腰间佩戴的令牌露了出来,露出来的,还有一枚玉佩,但瞬间就被落下的衣袍遮住。

虽然快,可年玉还是看到了,那玉佩……是她昨晚放在晋王府赵映雪阁楼的那块。

怎么会在他的手上?

年玉再次对上楚倾的眼,这一次,那面具外露出的利眸中,少了锐利,多了警告。

他是在警告自己,昨晚看到的事情,不能乱说吗?

年玉深吸一口气,她才不会多管闲事,她要的……想到那玉佩的用途,年玉的眉心不由皱在了一起。

她细微的反应,被楚倾看在眼里,面具下的嘴角,微微上扬。

看来,这玉佩对这个少年来说,真的很重要啊!

楚倾明了这点,没有理会在场的众人,勒紧了缰绳,朝另外一边走去……

“呵,几年没回来,子冉的特权也越来越多了,本王都还不敢骑马进来呢!”赵逸看着骏马上的男人,状似吃醋的道,“都说父皇最疼的是本王,可本王看来,父皇打心里疼的,是子冉才对,本王徒徒背了一个虚名……”

年玉看着远去的背影,这个大将军之子,年纪轻轻,皇上就将枢密院交给他掌管,军事机务,边地防务,禁军大权全集于他手,可见皇上对他的器重与信任。

前世,当今皇帝在位期间,枢密使楚倾拜爵封侯,甚至皇上有意破例封王。

可似乎有人不愿看到楚倾被封王,皇上封赐前夕,楚倾从南疆办理要务回顺天府的途中,路遇埋伏,遇刺身亡。

“年玉,你说本王惨不惨?”赵逸突然开口,打断年玉的思绪。

惨不惨?

年玉嘴角抽了抽,这叫她如何回答?

可这沐王殿下的心性太过跳脱,似也没期待她的回答,看到一个侍女抱着琴,进了不远处的假山,眼睛瞬间一亮。

“侍琴和琴都在四方馆,那我哥定也在四方馆了,呵,今天还真是个好日子。”赵逸再也按耐不住,松开搂着年玉脖子的手,朝假山的方向,飞身一跃……

沐王消失不过片刻,那假山之后,一曲琴声悠悠扬扬的传来,平静宜心,淡薄无争,绝尘脱俗。

“骊王……是骊王殿下在弹琴。”有人突然惊呼道。

说起骊王,许多少女的眼里,都溢满了钦慕与兴奋。

那可是北齐最俊美的男人,那样貌,让人看了脸红心跳,在场的人,都陆续朝着假山的方向去了。

唯独年玉,依旧站在原地,听着扬起的琴身,以及众人小声的谈论……

“骊王真不愧是咱们北齐的第一公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那风姿,那才华,北齐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呵,风姿才华又如何?却不是皇上的亲儿子,我听我爹说,皇上对他好,不过是因为先帝罢了,以后这皇位,怎么也传不到他的头上……”

传不到赵焱的头上吗?

呵,可谁知道,自始至终,那个自称淡泊无争的男人,都在谋夺那个位置!

年玉站在原地,只要走过去,她就会如前世那样,见到赵焱,可年玉却没有,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至于赵焱……

她和他,来日方长!

她昨晚放的玉佩,落在了楚倾的手上,她摸不准他的意图,唯独将自救的筹码,放在了别处。

深吸一口气,年玉忆起前世这一日在四方馆内发生的事情,坚定的转身,朝另外一边走去……

四方馆,不许女眷进入,唯独除了成人礼这一日。

成年礼上父母观礼,这也是历来的传统。

四方馆圣贤湖旁,女眷们聚在一起寒暄着。

年玉到的时候,搜寻着人群中的一抹身影,还没找到,就听得有丫鬟惊慌失措的呼救。

“救命啊……快来救人啊,长公主……长公主落水了。”

清河长公主,当今皇帝唯一的妹妹,成亲多年,一直没生下子嗣,如今四十岁岁,终于怀上,可前世,就这在这圣贤湖中,那胎儿生生流掉。

而现在,长公主和她肚中的胎儿,是她唯一的筹码!

那求救声传来,年玉想也没想,迅速跳入湖中,旁边的女眷听到这边的情况,也立即围了过来。

“救我……救我的孩子……”

水里,清河长公主奋力挣扎,满心的恐惧,她好不容易怀上的孩子,太医说了,她的身子本就有问题,这胎要是保不住,以后怕再难怀上。

可冰冷的水不断卷着她的身体下沉,似要将她拖进地狱。

可突然,一个力道将她拖了起来,随后,她的身体被揽住,破水而出。

“快传太医。”

女眷和丫鬟的惊慌中,只听到这么一声坚定的吩咐,只看到一抹瘦弱的身影,抱着长公主朝那边的厢房飞奔而去。

厢房中。

丫鬟候了一室,床上,已经换下了湿衣裳的清河长公主,急切的看着床旁的太医,“本宫的孩子怎么样?”

“殿下,胎儿已无大碍,幸亏救的及时,这夏天的水虽不太冷,可凉气入体,胎儿也受不住。”太医如实禀告,“微臣开一副保胎药,公主殿下服下便可。”

太医的话,终于让长公主松了一口气,幸好……幸好救得及时!

清河长公主似想到什么,看到屋子里满身湿淋淋的少年,“刚才是你救了本宫?”

“回长公主的话,正是。”年玉朝长公主一拜。

清河长公主打量了一边年玉,有些不可思议,这瘦弱的身子……

“没想到你力气倒挺大,头脑也清晰。”清河长公主想到刚才,心里满是感激,“你救了本宫母子,你说,你要什么赏赐?”

赏赐吗?

年玉没有犹豫,立即开口,“赦免令。”

“你说什么?”

不仅仅是清河长公主,在场的侍女也都吃惊不小,立即朝年玉吼道,“大胆,赦免令岂是你能要的!”

年玉没有理会那侍女,只是静静等着长公主开口。

“你胃口倒不小。”沉吟片刻,长公主终于出声,“你可知道,那赦免令对本宫来说意味着什么?它不止是一块令牌,那是先帝给本宫的嫁妆,也是本宫唯一纪念皇兄的东西。”

年玉自然知道那赦免令的贵重,北齐的赦免令,只此一块,只有用了,被皇帝收回,才会被赐给下一个人。

可现在,赦免令,是她唯一的希望。

年玉抬眼,毫无畏惧的对上长公主的眼,“长公主肚中的胎儿,对长公主来说,也是唯一的东西,这……很值得,先帝善良仁德,要是先帝在天之灵知道,也不会怪罪长公主。”

清河长公主眸子一眯,再次打量眼前这个瘦弱少年,更多了几分兴味儿,“皇兄他……确实善良仁德,那你说说,你要赦免令做什么?”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09 18:49
下一篇 2022-07-09 18:5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