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古医全文小说林寒秦雪妍目录

绝世古医(林寒秦雪妍) 小说,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幽梦古道对人物心理描写的非常好,小编为您带来绝世古医大结局很值得一看哟。…

《绝世古医》这书写的真好,感谢作者幽梦古道为我们奉献这么精彩的作品!

绝世古医全文小说林寒秦雪妍目录

“一百块!赶快发红包!”
“靠!真的连一分钟通话都没有啊?哪怕是一分零一秒也行啊?”
“哎,你们不知道,姜二爷这几天总是打扰那位。”
“人家呀,早就把他的电话给拉黑了!”
美滋滋的点开了红包,染着一头黄发的年轻人笑嘻嘻敲了两下键盘。
坐在不远处的青年骂骂咧咧的灌了口酒,不过看到旁边的姜胖子后,还是忍住了骂脏话的冲动。
“那位……这儿真的有问题?”
喝酒的青年戳了戳脑袋,话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黄发年轻人瘪了瘪嘴:“那谁知道呢。”
瞥了眼电脑上的信息,他又怪叫了一声:“哟,稀罕了,这个手机号居然没被拉黑?”
噼里啪啦敲了一阵,黄发年轻人转头看向姜胖子:“姜二爷,新手机号已经替你装好了,下次打电话的时候注意一下呗?总换手机号不是个办法啊!”
“废话真多。”
姜胖子几口把牛排吃完,旋即起身往门外走去:“你们先待在这里,我再飞一趟江市。”
临到门口的时候,姜胖子又转头看向喝酒青年:“邢老狗,这两天你先熟悉一下国内环境,别乱跑。”
“另外,别给其他人发消息,否则你负责接他们进境!”
“知道了知道了。”
被喊作邢老狗,那青年也不在乎。
当然,主要因为他打不过姜胖子。
可等姜胖子出了门,邢老狗却急忙凑到黄发年轻人跟前:“小六子,你帮我发一封邮件呗?”
“嗯?”
一头黄发的小六子顿时警惕起来:“给谁发?打算说什么?是不是准备泄露我们的行踪?为什么非要姜二爷走了再发?”
“啧,不就是一封邮件吗?看把你紧张的。”
邢老狗往电脑前挤了挤,然后下意识压低声音道:“我来之前,有人跟我说,让我找到那位的行踪后,第一时间发邮件。”
看着邢老狗这么神神秘秘的样子,小六子上下扫了他一眼,神色疑惑:“谁啊?”
“那位在江市,姜二爷才把我接回来,你说是谁?”
见小六子还是一脸疑惑,邢老狗索性直接说道:“除了那两位,谁还能让我办事儿?”
终于反应过来的小六子瞬间瞪大双眼。
盯着姜二爷看了好半晌,小六子腾的跳起来,掉头就跑:“我什么都没听到,我什么都不知道!要发你自己发,别牵扯上我!”
“我可是没对不起你吧?”
“邢老狗!你娘的不厚道!”
撂下几句狠话,小六子直接跑了个没影。
邢老狗挠了挠头,好半天没回过神。
足足半分钟,他才疑惑道:“那小子是不是喊我邢老狗?”
一边自言自语说着,邢老狗转头看向面前的“电脑”。
只看了一眼,邢老狗便打消了摆弄这玩意儿的想法。
十块屏幕分上下两排连接,下面摆了足足四个键盘,再加上电脑屏幕后那两个柜子大小,正在嗡鸣作响的处理器。
“靠,这东西还是电脑吗?”
已经离开的姜胖子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现在的他,正小心翼翼的捏着手机,满脸笑容。
“对,这消息千真万确。”
“今天早上内部发表的声明,只有万浩集团高层被告知了这个消息。”
“其实崔强的父亲已经有几年不管事了,公司的运营全都是崔强和董事们处理,所以并没有引起轰动。”
随着姜胖子的解释,电话那头很快便传来林寒的答复声:“知道了。”
顿了顿,林寒又补上一句:“谢谢!”
姜胖子大喜,连忙客气道:“不用不用,我……”
“嘟嘟嘟……”
挂断电话,林寒这才看向对面的秦雪妍。
“大致情况就是这样,按照姜胖子的说法,崔强应该也会参与到对南郊地区地皮的竞争权。”
“而且,很有可能会对工厂动手。”
闻言,秦雪妍秀眉微微皱起,良久后才沉声道:“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停下工厂进度?”
“或者等大伯上门。”
顿了顿,林寒又随之说道:“不过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把九天集团和大旗商会拉进来。”
“有杜厉青和许雪娇共同承担,你身上的压力,或许会少一些。”
面对林寒给出我的办法,秦雪妍却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答应。
虽说两人的关系相对融洽,交流也比以前增加,但在某种程度上说,他们之间的距离反而拉远了许多。
就在秦雪妍还在纠结于自己该怎么选择的时候,施工队的工头突然急匆匆跑了过来。  
“秦老板,你快来看看怎么回事吧!”
“外面突然来了一群人,让俺们停工呢!”
“最后来的那批工人,马上就要跟他们打起来了!”
闻言,秦雪妍立即起身,林寒紧随其后,脸色微沉。
五分钟后,秦雪妍两人匆忙赶到现场,远远就看到有两撮人正在僵持。
“哟,这不是雪妍吗?”
见秦雪妍到场,打头的秦志峰立即乐呵呵招呼道:“我还说正想跟你打声招呼呢,没想到你突然就过来了。”
和上次比起来,秦志峰明显聪明了许多。
身边围着的七八个光着膀子的工人就是最好的证明。
“你干什么?”
看着秦志峰,秦雪妍神色凝重:“按照合同,南郊工厂现在归我全权负责。”
“这还不够明显吗?”
秦志峰摊开双手,满脸得意:“我违约了呀?”
“合同什么的,已经撕了,想去告就去告我。”
“我在这儿等着你!”
说着,秦志峰又跟身边人招呼道:“大家伙儿还愣着干嘛,砸啊,按照最开始说好的,砸坏一面墙五百块,拆一间房子两千!”
听到这话,秦志峰身边那些人互相对视后,都没动弹。
这工地上有三支施工队,林林总总算下来,起码得七八百号人。
莽着头往上顶,那不是赚钱,是找刺激。
秦志峰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幕,抬手拍了下脑门:“哎,看我这记性。”
“今天,不管谁受伤,医药费全部报销,同时还会按照伤势给补偿,就算你们蹭破点皮,那也是一百块起步,上不封顶!”
俗话说,重金之下必有勇夫。
随着秦志峰这些话,人群里,终于有人动了。
而秦雪妍面若寒霜,双目中隐隐透着几分怒火。
刚才那番话,已经表明秦志峰有绝对的底气,所以秦雪妍没有拿合同再威胁他。
而且,除了合同外,他们还有一份对赌协议,两者是没有牵扯关系的。
合同只是让秦雪妍得到了南郊工厂的绝对掌控权,而对赌协议则是秦志峰为了把工厂拿回来搞得小手段。
按照如今江市南郊,也就是新开发区的地皮价格,这块地随随便便切出去一点卖了,就能达到对赌协议的标准。
但是,一旦牵扯到法院,这块地皮就会被封停,失去交易权。
换言之,对赌协议会输。
这也正是秦雪妍最为难的地方。
即便秦志峰已经说明,他就是来闹事儿的,已经违约了,但秦雪妍还是不能报警。
“你确定不走法律手段吗?”
看着沉默寡言的秦雪妍,秦志峰神色越发得意:“那我就真的不客气了啊?”
“给我砸!”
“有人敢拦,就尽管动手打!”
“出了事,我给担着!”
随着秦志峰再一次叫嚣,随之而来的那些人齐刷刷冲了上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秦雪妍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声音。
“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那就,动手吧!”
秦志峰下意识看去,只见说话的正是林寒。
见状,秦志峰下意识想要开口嘲讽,但是还没等他说话。
堵在人群最前方的那些工人们纷纷撂下了手中的工具,然后脱掉衣服。
“不是吧?让这些工人们替你打架?”
“林寒,你是不是脑子被门夹了?知道我身边这些都是什么人吗?”  
“跟他们打?你是不是……”
剩下的话秦志峰没有说完,因为他发现,面前这群人,全都是满身狰狞纹身。
恐怖如斯!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09 16:07
下一篇 2022-07-09 16:09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