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重生后我成了九千岁的心尖宠风卿澜宗政璟全章节免费阅读

重生后我成了九千岁的心尖宠(风卿澜宗政璟) 小说,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嫣小七对人物心理描写的非常好,小编为您带来重生后我成了九千岁的心尖宠大结局很值得一看哟。…

重生后我成了九千岁的心尖宠_的逻辑清晰,剧情紧凑,内容新颖,主角也挺有特点,很吸引人

经典小说重生后我成了九千岁的心尖宠风卿澜宗政璟全章节免费阅读

长平侯夫人脚步停顿,回头看向风素律,两人相视,风素律点了点头,她就不信,风卿澜当真在看。

“也罢,我亲自去看看。”长平侯夫人说完,上前要去将门打开,玉絮急忙挡住了门口。

“夫人,二小姐说不能进去打扰看书。”眸色坚定看着,双手打开不让去开,风素律嗤笑一声。

“贱婢,滚开!”上前想要将玉絮拉开,可力气不如玉絮,“来人,把她给我拉开!”风素律怒吼。

这贱婢越是这样,肯定是在隐瞒什么,呵,不识字的乡下丫头,怎么可能会在看。

门外一阵吵闹,玉絮被几个丫鬟拉开,风素律双手重重将门推开,“砰”一声巨响,惊吓了桌子前的人儿。

“母亲,妹妹?”风卿澜坐在桌子前,手中持着毛笔,桌子上敞开了几本书,眼神有些茫然,“妹妹刚刚怎么不敲门?吓到我了。”

“你……你在做什么?”风素律眸色震惊,长平侯夫人走进,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书籍确实是自己吩咐要看的,视线落在风卿澜的头顶。

一条布块分别一头绑着头顶一把头发另一头却系在了梁柱上。“卿澜,你这是在做什么?”

风卿澜放下手中毛笔,勾起一抹单纯的笑容,想要得到夸赞一般,“母亲,这是卿澜在书上看见的,叫……”

“叫悬梁刺股!”风卿澜得意一笑,动了动脑袋,“母亲,只要我也好困,就会扯痛就会马上清醒,这样,又能制住我犯困的毛病,又能看完母亲看我看的书。”

风卿澜扬了扬手中的书,乖巧的模样惹人可笑又心疼,长平侯女人洋溢着笑容,“卿澜真乖,只是卿澜不是不识字吗?”

“嘻嘻”风卿澜笑了一声,“母亲,我卿澜把不认识的字写出来,到时候查一查,卿澜多读几遍就会了。”

说着,风卿澜嘟起小嘴不满,看了一眼风素律,“方才妹妹突然这么用力推开门,卿澜惊吓了一天,才记起来的字,又忘了。”

“我……”风素律要说什么,被长平侯夫人瞪了一眼,风卿澜叹息一声,疑惑开口,“母亲,书上说,进门前要先敲门,得到允许才开这是礼貌,妹妹怎么这么没礼貌?”

风卿澜抿唇,脸上写满书上和现实不一样,惹起长平侯夫人心中的怒气,回头怒视这风素律。

“素律方才确实无礼,这是卿澜的房你姐姐的房,你是妹妹,岂能自行推开。”

“母亲,我……素律知错了。”风素律低下头去,暗自瞪了一眼风卿澜,没想到,她还真的在看书。

风卿澜摇了摇手,“母亲,没事的,女子最重要就是大方,心中不得小气,卿澜不怪妹妹,卿澜是姐姐,不会和妹妹计较的。”

长平侯夫人听了这些话,心中更是开心,毕竟,风卿澜才是她的亲生女儿,“卿澜说的对,那卿澜好好看,母亲让人去给你准备参汤。”

长平侯夫人说完,转身走出去,风素律哼了一声,转身跟上,风卿澜勾起唇角,“妹妹!”

“我还有些字还是不认识,妹妹留下来给我说说吧。”

风素律脚步停下,开口的是长平侯夫人,“素律,你便留下给卿澜说一下。”

“是,母亲。”风素律只要点头应下,走回桌子前,风卿澜解开头上的带子,等风素律坐下便起身绑在了她的头顶。

“妹妹,你绑着吧,我让一会儿要解释的字多了,会犯困睡着。”话说完,带子也已经绑好了,坐在一旁。“妹妹,这个怎么读?”

伸手随便指了一个字,风素律心中怒气,“麾”“衍”

风卿澜伸手随便指,风素律便回答,方才若不是风素律找茬,长平侯夫人根本不会进来,也幸好她刚回到。

临近傍晚,风卿澜收回手,“好了,明日再继续吧。”

话落,凉音将风素律头顶的带子进来,头发有些凌乱,风素律整理了一下头发,“哼!”冷哼一声起身离开。

还未走出房门,长平侯夫人身边的丫鬟捧着一碗参汤走进,风素律脚步停顿,看着那丫鬟拿去给风卿澜。

母亲终究是觉得自己是外人,明知她也在,参汤却只有风卿澜一人的。

“小姐。”凉音唤了一声,风素律回神,瞪了一眼凉音,“等我嫁给了温逢君,做了世子夫人,母亲一定会比以前对我更好。”抬脚直径离开。

听到温逢君这个名字,风卿澜手上的动作顿住,抬眸看着离开的风素律。

还真是,温逢君,燕侯府世子,女子的梦中晴人,想要嫁给他的人数不胜数。

夜深,风卿澜并未入睡,坐在桌子前,等着松吹的消息。

“吱。”门被推开,松吹抬脚走进,从腰间取出一卷记录云家一事的卷宗,“小姐,卷宗已经盗取出来了。”

风卿澜看着桌子上的卷宗,想死曾经云家的一幕,爹被砍了脑袋,娘亲自杀,长姐二哥被带走。

“松吹,退下吧!”

“是。”松吹看了一眼出神的风卿澜,转身离开。

房中寂静无声,风卿澜连自己的呼吸声都能听见,靠近那份卷宗,她的手不禁颤抖,眸中杀气重重。

伸手翻开,上面写着罪臣云罗私藏龙袍欲意谋反,抓捕时反抗就地正法!

“不,爹根本没有反抗!”风卿澜慌张看着记录当时的卷宗,为何要说爹是反抗而被就地正法?

那天发生的事,风卿澜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当时爹上前询问时,那张统领直接动手砍下了爹的头颅。

视线落在那几个字眼当中,泪水在眼眶打转,哽咽重复那一行字,“云罗亲口承认,龙袍在云罗房中发现。”

风卿澜双手紧握成拳头,爹绝不对谋反,没有做过的事情也绝对不会承认,这分明就是有人故意伪造的。

到底是谁要害云家?要将我云家置于死地!

“无论是谁,我都会让你们下地狱,永无轮回可能!”

耳边听窗口有动静,风卿澜眉间收紧,有人!迅速将卷宗藏在了袖子中,另一只手中亮出银针掷去。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3 16:41
下一篇 2022-07-13 16:4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