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将军为凰by楚天凌全章节阅读

将军为凰男女主角(楚天凌沈轻岚)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恨,谱写怎样的悲歌,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将是怎样虐曲,全新的章节感人的故事。全文章节描写细腻,作者楚天凌文笔功底深厚,带来了精彩的言情文。…

小说将军为凰内容细致饱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哦

免费小说将军为凰by楚天凌全章节阅读

楚天凌沉默了许久,终究是无声的转身出了灵堂,朝将军府外走去。
沈轻岚误会自己,那是她失去了至亲之人,自己该理解,不可以恼怒!楚天凌告诉自己。
“哥,陛下走了!”望着府门口,已经没有了楚天凌的身影,沈安阳声音沉静道。
他心疼极了现在的沈轻岚。
这是他的长姐,却比任何男子都要坚韧!
“安阳,我有些累了,回房歇息下,这里你顾着些!”
沈轻岚的眼眶有些发红,脸上也出现了一丝倦色,说罢,便快速的向后院走去,她一点都不想让沈安阳看到自己的脆弱。
转瞬,离秦浅青出丧那日,已经过去了三日。
沈轻岚并没有立即上朝的意思,挂职在府里。
反倒是沈安阳,变得忙碌了。
楚天凌将沈安阳留任京中,让他接管了禁军统领的位置,掌管着皇城五万禁军。
对此,朝堂不少人,颇有微词,可奈何楚天凌意志坚决,他们也只能无可奈何了。
对将军府,朝堂官员,也是越发忌惮了!
毕竟,沈轻岚兄弟二人,一个是镇北将军,手握三十万大军;一个是禁军统领,掌管五万禁军。
尤其有一点,沈安阳身上挂着的是两个职位,禁军统领和镇北军先锋将领。
心有不满的人,私下里直言,禁卫军已经成了镇北军的附属……
今日,沈轻岚回了京郊的镇北军铁骑营的驻扎营地。
镇北军的铁骑营,是整个东启国铁骑营中,规模最大的,有五千人。
也是最具影响力。
因为,镇北军铁骑营里,有一支罗玄铁骑,一百人,却个个是以一当百的好手,战斗力极强,是铁骑营精英中的精英。
战场上,但凡,这支罗玄铁骑出现,那必定是尸山血海踏过。
一般情况,沈轻岚不颁布命令,他们都只会在隐匿在铁骑营中,与将士一起操练。
而镇北军的铁骑营,在楚天凌的默许下,是可以随意跟随沈轻岚出入京都的近卫营。
今日沈轻岚来铁骑营,是因为接到副将贺梵传递的消息。
当日在昭阳宫的,那三个男子,身份似乎并不简单。
表面上,他们是宫中巡防侍卫,与威武将军有关系。
可事实上,他们身上都有着神秘的图腾,与江湖上的暗杀组织“影煞”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将他们身上的图腾,拓下一份。”沈轻岚看了眼,被严刑拷打的,出气多进气少的三个男人,眼底一片冷漠。
贺梵他们,已经将这三个人身上的秘密,撬得差不多了。
“大将军,怎么处置他们?”贺梵问道。
贺梵是沈轻岚的副将,也可以说是,近身护卫,在边境时,无论何时,都会追随在她左右。
回到帝都,就一直在铁骑营里,帮着沈轻岚处理一些简单的军务。
“处死。扔去乱葬岗。”
对这三个男人,沈轻岚不会有丝毫的心慈手软。
“将所有的口供,整理一份,送去将军府。另外,派人,沿着影煞这条线,继续追查。”
沈轻岚清冷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拓下来的图腾,眼底闪烁着晦暗不明的光芒。
心底隐隐觉着,秦浅青的死,远不如表面看起来的那般简单。
无形中,似乎有一只手,想要操控着什么。
回了府里,沈轻岚在书房刚翻开《地域志》,红玉却神色慌张的走了进来。
“将军,罗玄铁骑的林副将在大厅求见!”
刚从铁骑营回来,怎么林副将又突然来求见?
沈轻岚心里疑惑刚刚升起,林副将焦急的声音就在前厅响起,“将军,快速速和末将去长兴街,小将军与人在街上打起来了!”
看到沈轻岚出现,林副将当即便拉着她往外走。
“安阳为何会与人争执?”沈轻岚神色严肃,飞身上马,与林副将一同向长兴街赶去。
“今日,小将军请末将去帮他操练禁卫军。这不是到了休息时间,小将军便请我们一众兄弟到酒楼聚一聚。”
“谁知,在酒楼里遇到几个官家弟子,他们说了些难听的话,惹恼了小将军。”
“小将军的个性,将军你也知道,发起怒来,除了你谁也劝不住!”
“所以,末将只能来请你了。”
林副将快速的将事情原委说了出来。
至于是什么难听的话,他却没有复述。
不过,正如他所说,以沈轻岚对沈安阳的了解,若不是那些话触到了沈安阳的底线,他绝不会轻易动手!
尤其是在这个时候,沈安阳刚刚接手禁军统领一职,许多人都等着将他拉下来的,沈安阳又怎么会在此时犯糊涂。
长兴街,悦来酒楼外,街道两边聚拢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身着玄色锦袍的沈安阳满脸怒色的与几个华服男子扭打成一团,地上凌乱的散落着形形色色的商品,街边小摊已是被毁的不成样。
“沈安阳,别以为本公子怕了你。”
“你表妹就是下贱的娼妓,不知廉耻的在宫里勾搭男人,她死了是活该……”
沈轻岚与林副将刚刚抵达长兴街,那不堪入耳的污秽之词,便是瞬间灌入耳中。
双瞳骤然紧缩,怒火在沈轻岚的眼底急速积聚,波澜不惊的面容,变得极为阴沉。
“还有你哥,生得跟个娘们似的,好男风,竟然还妄想娶亲,也难怪你那表妹会死!”
“嫁给一个好男风的男人,这不就是守活寡,还不如死了好。”
“哈哈……啊!”
猖狂的笑声陡然一转,变成了凄厉的惨叫。
砰然一声巨响,刚刚说话的男子已是倒飞了出去,被狠狠的砸在悦来酒楼的圆柱上。
一道冷光,从众人眼前划过。
“啊。”
更加惨烈的叫声响起,只见那砸在圆柱上的男子,胸口明晃晃的插着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
“你、你……”男子神色痛苦的抬手指着眼前之人,不过一息之间,便断了气。
殷红的血液,沿着剑刃,吧嗒吧嗒的滴落。
长兴街,瞬间陷入诡异的寂静之中,所有人一脸惊恐的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众人面前,浑身素白的沈轻岚。
她那素白的锦袍上,溅落的鲜血,如红梅绽放,妖冶却致命。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08 16:13
下一篇 2022-07-08 16:15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