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苏迷江似练主角为苏迷江似练免费阅读

苏迷江似练资源带给大家,作者鸭圣婆擅长宠虐交加,文风独树一帜!作品受数万人追捧,极具价值,人物塑造深受读者喜欢,套路到极致也是成功!总之,这本书能够让人眼前一亮!…

这不与我以前看的不同,主角苏迷江似练之间故事情节曲折。文中情节一环扣一环,波折起伏,《苏迷江似练》很好看。

小说苏迷江似练主角为苏迷江似练免费阅读

苏迷的目光检阅似的在莲归的脸上扫过,从眉眼到鼻峰,从薄唇到下颌,最后落在了他的微微凸起的喉结上,唇角也跟着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她低下头,用手指在小腹的伤口上蘸了点鲜血,仔细在嘴唇上涂完一圈,这才踮起脚尖,一吻轻轻落在了莲归的喉结上。

莲归从没被人这般撩拨过,只觉得一阵酥痒席卷全身,仿佛触电一般。

他的身子微僵,下意识想要后退,苏迷却快他一步松开了手,抬起头,朝他勾唇一笑:留个记号,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苏迷说罢,伸手便推开了莲归,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只留下空气中朗朗的一句话:以后在别的姑娘面前把衣服穿好,万一我哪天改变了主意,愿意养个面首也不一定。

现在的她,的确驾驭不了这个男人,可命是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七杀命格又如何,她当年能从一个孤女爬到无妄墟的杀手之首,坐拥财宝无数,叫人闻风丧胆,现在也能。

面面首?砚书正好从门外进来,听到这话,吓得赶紧跑到莲归身旁:大人,她不仅馋您的身子,她还想养您当面首。

呵。

怎么样,有消息了吗?杜玉屏轻挽着苏远洋的手问道,眼底尽是紧张与期待。

苏远洋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一瞬间,厅堂里的气氛便冷到了极点。

这该不会是出了什么意外吧?不然怎么会这么久都没有消息,连尾款都不回来拿呢?杜玉屏的心里打鼓。

苏远洋却冷哼了一声:能出什么事情?一个做人头买卖的杀手难道连个未及笄的小姑娘都对付不了吗?真是头发长见识短,你就别自己吓自己了。

杜玉屏被苏远洋骂得有些委屈,刚想开口为自己辩解,门外便跑进了一个下人:老爷,夫人,大小姐回来了。

大小姐?哪来的大小姐?听到下人这话,杜玉屏就立刻倒吸了一口冷气。

苏家只有苏迷,苏烁和苏怀娇三个孩子。

平时苏迷不在,下人们便称苏烁为大公子,苏怀娇为二小姐。

可如今

哪来的大小姐?二娘是年纪大老糊涂了吗?难道苏家除了我以外,还有其他的大小姐?不等下人回话,苏迷已经一步一步从门外走进来,目光冰冷,语气里更是带满了嘲弄。

在回苏家之前,她已经将这具身体残留下来的记忆全部探寻了一遍,对如今的身份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苏迷。

苏老侯爷的外孙女,苏家大小姐。

七岁时生母离世,留下她与弟弟苏烁。

不久后父亲续弦,六个月后,继母生下一女,而她也因此被送往凉山。

名义上,是让她去凉山学艺,可实际上,谁都看得出是苏家三口已经容不下她这个外人了。

若非苏远洋只有苏烁这么一个儿子,而苏家又不能没有男丁继承,恐怕苏烁也是和她一样的下场。

呵,这苏家还真是有点意思,夫人才死,苏远洋便续了弦,二房才进门六月,便产下了一女。

到底是这位二房天赋异禀,不需要和常人一样十月怀胎,还是苏远洋早在夫人死前已经跟二房勾搭上,就盼着家中夫人赶紧死,把位置腾出来了?

最有趣的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被送往凉山七年,苏家除了每年送上必须的银子外,并无任何探望,也从不许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回苏家。

一个月前,却突然写信要这具身体的原主人速归。

而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按着信上的吩咐回来,还没入城便被掳丧了性命,她小腹上的这个血窟窿便是被那歹徒刺出来的致命伤。

若说这一切是巧合,那未免也太过巧合了吧?

你你是人还是鬼?杜玉屏被苏迷的目光吓得后退了一步,连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都忘记了。

二娘觉得呢苏迷勾唇一笑,眸色浓稠如夜,衬着那如血涌动的晚霞,竟是说不出的诡异绝色。

杜玉屏的喉咙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掐住,别说是说话了,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这怎么可能?你明明已经

够了!苏远洋一手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硬是把杜玉屏差点吓出来的话又吓了过去:什么人不人鬼不鬼的,迷儿能安然无恙的回来,你应该高兴才是,说的这是什么话?

苏远洋特意咬重了安然无恙这四个字,杜玉屏也终于如梦初醒般回过了神来,赶紧赔笑:是是是。

二娘好像不太欢迎我回来?苏迷挑眉看着眼前演戏的两个人,危险的眯起眼。

怎么会不欢迎你回来,二娘日盼夜盼,就盼着这一天呢,只是听说最近城外不太安全

二娘是太过担心你的安危,才会才会如此失态的。杜玉屏赶紧圆场。

原来如此,那真是谢谢二娘的关心。苏迷笑道。

听到这话,杜玉屏还以为是把苏迷糊弄过去,刚想松口气,便听苏迷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不过,二娘说的还真是没错,近来城外的确不太安全,这不,我才回来,就被人捅了这么大的一个血窟窿,要不是我命大,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可就是鬼了。

苏迷说着,便慢条斯理的拉开莲归给她的外袍,露出里面被鲜血染红了大片的衣裙。

猩红的血色在夕阳下愈发刺眼,叫人触目惊心。

别说是杜玉屏了,就是苏远洋见了这般情景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不管怎么说,这到底是是他的亲生女儿,虽说派人去杀苏迷的事情也是他点头允许的,可如今见此情景,他的心也不由得软了几分,生出了些许愧疚。

他抬起头,想让下人找个大夫回来帮苏迷看一看,却冷不丁的对上了苏迷那双黑不见底的幽瞳,瞬间打了个寒颤。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女儿身上有种说不出的诡异阴鸷,不是鬼,却胜似鬼,仿佛连阳光都无法驱赶她体内的黑暗。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08 18:16
下一篇 2022-07-08 18:18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