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有田初长成妃夕全文小说免费阅读

农女有田初长成讲述了李雨涵白初之间的凄美爱情故事,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农女有田初长成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小说,这部小说情节曲折动人让人爱不释手,作者是妃夕,推荐大家阅读。

农女有田初长成妃夕全文小说免费阅读

李海抽着烟袋,整张脸都隐没在烟袋散发出来的呛人的乳白色烟雾中,因为家境衰败,李海抽旱烟的毛病戒了好几年,不知今日怎么又从犄角旮旯里翻出了烟袋。

李海的声音被烟熏过之后有些干哑,他咳了咳清清嗓子问道:什么手艺活?

白初回答道:镇上一些住户想着用实木打些小物件,又瞧不上其他人的手艺,我就想着李叔最近清闲,帮您找了些活计。如果您愿意,我明日就把木材送来。

李雨涵有些担心,皱了皱眉头:阿爹他身体

白初读懂她的担忧,放柔了声音安抚道:不用担心的,我替李叔找的都些摆着好看的工艺品,没什么家居类的大件,李叔若是做累了休息几日便是,那几个主顾我熟悉,不急着要,李叔慢慢来就是。

李雨涵这才稍微放下心,李海见李雨涵没有反对,想着无论做些什么,拿到收入改善家里条件才是真的。此前李雨涵一直拦着李海不让他外出工作,就是担心外面那些人不靠谱,压榨李海总让他干些重货累活脏活,还不让休息。

白初自身条件好,由他介绍的活计虽称不上酬金高昂,重点是时间能随李海支配,内容也轻松些,李雨涵放心,李海也乐得接受,随即应承下。白初见李海答应,只觉完成了一个重要任务,人也放松下来:李叔能答应这是最好不过了,我明日就给您送来,是梨花木。

李海一惊,手里的烟袋磕在门阶上,掉下了一块漆,李海忙心疼地擦擦灰,揣进怀里之后,眼睛都瞪圆了看着白初:你说啥?梨花木?这可要不得,我手艺不精,要是东西做坏了这可咋赔?

梨花木是好东西,因树干花纹形似一朵朵盛开的梨花,因此被称作梨花木。

梨花木常生长在海拔超三千米的山上,由于气候寒冷,树干能析出一层淡淡的结晶,这种结晶自带一种清香,会被轻轻刮下加入到香料中做成梨燃香,由于量少所以梨燃香价格高昂,只有大户人家才用得起。梨花木虽产量较多,但是也是稀有树种。

白初能找来这么多梨花木,想来是有钱人家定做的。

有钱人最不缺的就是钱,他们完全可以找到镇上乃至城里最好的手工工匠,此时却把这个任务交给一个毫无名气甚至是平庸的李海,一定是白初在其中牵线搭桥!

白初一笑,安慰李海道:李叔,这梨花木是下品,前些日子受了潮质量不行,被低价处理,算不得多珍贵的东西。李叔您就只管做,有什么消耗的地方我来承担就是。白初生怕多停留一会李海会反悔,赶紧站起身向李海告辞。

李雨涵听到白初告别的声音,拿着一把正在清洗的野菜跑来。白初当着李海的面,不愿暴露自己同李雨涵的关系亲密,仍旧叫着:李姑娘,在下先告辞。

李雨涵明白白初的意思,他是想避嫌,哪怕这屋里并没有什么外人,李雨涵强压住心里的失落,客气挽留:白大夫,家里没什么好东西招待,锅里下着面条,如果你不嫌弃,一同吃了再走?

白初知道李雨涵家里的情况,面条并不是天天都能吃的东西,此时他受邀留下,那么他们三人中势必要省出自己的一部分,或者三人都要省出白初那份。白初不愿过多叨扰,只说:家父今日回村,早已备好饭菜,实在是不便留下。

白初话已经说到这份上,李雨涵也无法再说些什么,只好拿着菜把白初送到门口。

白初压低了声音对李雨涵说:明日我仍要去镇上,缺一个帮手,雨涵你若是空闲,可愿随我一道?我会给你报酬的。

李雨涵爽朗一笑,轻轻锤了一下白初的肩膀:白初,你这可是见外了,你帮了我这么多,怎么说我也要还清你的人情。

白初道:依旧是明日戌时一刻,我在村头等你,去镇上路途遥远,我自会为你备下口粮,来回估计也许一日,不知李叔和李梅涵该怎么办。

若是要随着白初一同去镇上,中午想必是赶不回来了,李梅涵和李海的午餐都要想办法解决。李海是不方便去村郊摘野菜的,今日李菁涵吃了亏,以后肯定会重新报复在李梅涵身上,没有李雨涵护着,她是万万不敢让李梅涵单独出门的。

李雨涵有麻烦,但是她没有跟白初抱怨,只是简简单单说了一句:没事,家里我会安排好,我会准时前往的。

等到白初走远了,李雨涵才开始忧心。她返回到屋内从枕头下拿出一个香囊,是李雨涵阿娘生前闺中密友缝制的,里面放置了雄黄朱砂,熏草艾叶等香料,同时配上了白芷甘松之类中草药,能够消毒驱虫,驱邪祛病。

李雨涵带着香囊敲了隔壁李媳妇家的门,李媳妇穿着朴素保暖,她的孩子满周岁不久,在村里大办宴席,那时李雨涵还不曾重生,也没有亲临现场。

李雨涵把手里这个做工精细的香囊放进小孩子的手里,小孩子的头凑过去闻了闻,露出了笑容,想必其中还有凝神静气的功效。李媳妇平时和李雨涵交往不多,此时李雨涵突然送礼品上门,多半是有求于她。

李媳妇尴尬地笑了笑,侧过身想让李雨涵进屋说话:屋子里乱,没打扫,不嫌弃的话进来坐坐吧。

李雨涵连连摆手,只得说出来意:李嫂,我明日要去镇上。这来回得一整天,我阿爹和妹妹在家总不能饿着肚子吧我就想着,能不能用香囊跟你换点干粮呀。李雨涵向来不喜欢有求于人,让她说出这番话属实为难。

李媳妇没想到李雨涵突然来访仅是为了简简单单地要个炊饼,她放下心对着李雨涵说:当然可以,我进去给你取。

李大哥在镇上给人做车夫,家里条件还算好,李媳妇人美心善,一口气就包了四五块炊饼,还一个劲问她:够不够?

李雨涵笑道:够了够了。李雨涵伸手接过,顺带摸了摸小朋友的脸,小孩子一点也不认生,李雨涵逗她,她也跟着笑,露出歪歪扭扭的几颗小牙齿,李雨涵心都快化了。

李雨涵和李媳妇告别之后回了自己家,李梅涵已经躺在床上休息了。桌上摆着一块用油纸包着的没吃完的糕点,李雨涵突然想起李梅涵来田垄上找她的时候也带着这块糕点。这是镇上独有的糕点,李海一整日都在家,一定是有人来过了。

李雨涵看向李海,他还坐在门口抽着旱烟,神情有些异样,李雨涵猜到今天来的人说的话对李海影响深刻,房间整洁干净,都维持着李雨涵出门之前的样子,那就不是李河一家来过了。

李雨涵走到李海身边,探究性地问:阿爹,今天是不是有谁来了?

李海半晌没说话,沉默地抽着烟袋,过了许久才说:你李婶今天来了。

李雨涵也知道李婶是村里有名的媒人,李海同李雨涵阿娘就是她一手撮合的,李婶突然来访,李雨涵已经猜到了一大半。

今天上午李海接待了李婶,由于李海腿脚不便,没办法给李婶倒水,她轻车熟路仿佛回到了自己家,从厨房里拿出两只碗和一壶水,一只碗放在李海面前,另一只碗放在自己面前,两只碗都斟满了水。

李婶有些唇干口燥,端起碗一口气喝了一半,用袖子擦了擦嘴,对李海说道:李老弟今年四十出头?正是身强力壮的时候哩。

李海捶了捶自己已经废掉的那条腿,唇角挂着苦涩的笑:大姐怎么说这种话,你也知道我家的情况,我这个人算是已经废了。

李婶也知道自己戳中了李海的伤心事,自觉失言,轻轻打了自己的脸一下:你瞧我这张嘴,忒不会说话了。不是我说你,雨涵年纪正是要娘带着教怎么做好媳妇的时候,梅涵更是,还这么小,都没在娘怀里撒过娇说过话,你也忍心?

李海依旧保持沉默,其实李雨涵阿娘刚去世不久的时候,也有不少人想着要给李海做媒,那时他身强力壮正是壮年时候,凭他一个人努力就能让全家生活好起来,村里多的是巴不得嫁到他家里享清福的女人。

李海当时正沉浸在丧妻之痛中,无暇顾及其他心思各异的人,一窝蜂全赶了回去,专心带着李梅涵。再后来他也慢慢从痛苦中走出来,李梅涵啊啊要抱的时候,李海却是动过再娶一任妻子的想法。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李海腿受了重伤,卧病在床,李大娘和李老头带着李河乘火打劫,李海丧失了劳动力,上头又有难对付的婆婆,活络心思的人一下子无影无踪,李海也担心拖累旁人,完完整整地歇了这个心思。

李婶在李海耳边是百般劝说,李海愣是不为所动。李婶知晓他的心思,不必多言,将碗里的水一饮而尽,转身走了。李海想起亡妻,从箱底里翻出了破旧的烟袋,在烟雾缭绕中缅怀过去。

李雨涵知道李海不曾答应李婶,松了口气。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0 15:10
下一篇 2022-07-10 15:12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