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纵我心番茄全本小说悠悠纵我心番茄免费章节阅读

小说叫做《悠悠纵我心番茄》是折纸蚂蚁的小说。内容精选:…

今天给朋友们带来折纸蚂蚁写的《悠悠纵我心番茄》,刻画了精彩内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

悠悠纵我心番茄全本小说悠悠纵我心番茄免费章节阅读

“靠!老娘撞车了!”但是电话已经被褚颂给扣了,她再怎么嚎,他都不会听见。

乔悠悠捡起脚边的电话,看见从前面车子下来的那个人,瞬间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宋梓彤,没准儿他会以为她对他痴心不改,只能用撞车来吸引他的注意力。

“褚颂,老娘恨你一辈子!”乔悠悠低骂了一句,才开门下车。站在两车之间看了看,还好只是轻轻擦到,维修应该也花不了多少钱。

“悠悠?我还以为是谁呢。”宋梓彤笑盈盈的看着乔悠悠,一点儿都不像撞车之后应该有的状态。

“领导,不好意思,我刚在打电话也没注意,油门没掌控好就撞上来了,实在对不起,您看是走保险,还是直接拉到4S店修理我出钱?”

乔悠悠呼呼啦啦说了一堆,宋梓彤慢慢收起笑脸,“悠悠,我还是习惯你叫我师兄。”

“师兄,那您看怎么着?”乔悠悠现在就一个想法,赶紧撇清关系,她不想和宋梓彤有除了工作之外的任何联系。

宋梓彤检查了车子,皱着眉头好一会儿,才说:“不是什么大毛病,修理费就算了,悠悠,一起吃顿饭吧。”

你妹!老娘撞了你车子而已,大不了赔钱,你丫居然让老娘陪你吃饭!得寸进尺!

“悠悠?”宋梓彤叫着发愣的乔悠悠,看她有反应,才又笑了笑说,“你是不是还怨我?”

乔悠悠让自己的嘴角保持最完美的弧度,“怎么会?不过吃饭就算了,我要赶着上去准备播报了,您考虑看怎么赔付合适,再给我打电话吧,我赶时间先走了。”

乔悠悠上车,娴熟的将车子倒进车位。离开的时候,对着宋梓彤点点头,他还一直站在原地,礼貌的对乔悠悠笑了笑。

乔悠悠觉得自己真的挺花心的,当初宋梓彤走的时候,她可是伤心欲绝啊,哭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但是仅仅两年而已,她对这个男人已经完全没了感觉,甚至不明白为什么当初要喜欢他呢?

11点是乔悠悠的上班时间,而今天似乎有点儿晚,大家已经准备吃午餐的时候,她才出现。

乔悠悠是电视台的天气预报播报员,每天两档播报,都在整点新闻之后,每档有多个播报员组成,大家分批次轮流播报,没有周末,即使没有播报任务,也要按时上班。以前的领导脾气好,只要能做好播报,几点上班倒是无所谓,但是只要出错,马上滚蛋,绝不二话。最近老领导升迁了,新领导刚到任,还没摸准脾气她就堂而皇之的迟到,还撞到领导的车子,不知道会不会被他拎到办公室耳提面命一下?

乔悠悠前脚踏进办公室,楚欣悦后脚跟着进来,王熙凤似的不见其人先闻其声,笑声挑战着乔悠悠的耳膜。

“新领导刚到任,您好歹做做样子,勤恳一回。”

乔悠悠扔了包,瘫坐在转椅上,“还不都是你们一群饿狼,昨晚在我家闹腾到那么晚,你们年轻活力壮,睡几个小时足够了,我老人家老胳膊老腿的,睡不到一定时间醒不了。”

“哎呦呦,老人家,您身体安否?”

“否!”乔悠悠拽着楚欣悦的衣领拉近自己,“昨儿把我家折腾成猪窝,你们拍拍屁股走了,今天我老公回来,看着家里乱糟糟的一片,那小眼神恨不得活吞了我。”

楚欣悦“切”了一声掰开她的手,“少给我来这一套,还你老公呢,你老公哪儿呢?编这瞎话有意思吗?我有时候真不明白你是有爱情恐惧症呢,还是婚姻妄想症?身边连个男人影子都没有,还结婚?蒙谁呢?”

乔悠悠翻个白眼,脚尖轻轻登地,椅子滑到办公桌前,不再理楚欣悦。她承认,是自己爱开玩笑,看见年轻小伙就说自己未婚,时间久了,再说自己已婚,同事们没一个人相信。自己说话前后不一是一个原因,另一个不能让大家相信她已婚的原因就是,她在电视台五年了,如果结婚,怎么会一点儿动静也没有?而且她老公是谁?为数不多出现的男人,不是她弟弟,就是她哥哥,身边连疑似老公的人都没有。

她非常偶尔的才会提起“老公”这个词,刚开始大家还以为她真的结婚了,但是多次去她家玩,没一次看见正主,而且连张照片都找不到。每次乔悠悠总说他在外地工作,很忙。所以,不是大家不相信,是她太狡猾,让人不敢相信。

褚颂趴在床上一直睡到下午,醒了之后在床上坐了半天,看着有些陌生的房间好久好久,意识才回笼。他回家了。可是这个被称为家的地方,两年来他回来的次数一只手可以数的过来。

褚颂赤脚下床,边走边做伸展运动。出了卧室,没注意脚下,一脚踢在电视墙旁边的木盒子上,疼的他呲牙咧嘴,当即想再一脚踹过去以牙还牙!还好,紧急收脚,不然脚骨危险。褚颂蹲下来认真打量那个木盒子,上好红木,刻着花纹。打开后,一箱子的白色条状纸屑,埋头扒了好久,那套青花瓷才显露山水。

褚颂席地而坐,小心拿出一个瓶子细细看着。看风格与写画,像是清代留下的官窑,一整套,有杯子和茶壶,小心翼翼的包裹着。

想起乔悠悠走之前说的话,“你竟敢摔你老妈的清代骨瓷!”还有她那张清晰的几乎就在在眼前笑脸,“今日是母上大人寿辰。”

褚颂这才想起来,今天是老太太生日,而自己却忘得一干二净,如果不是因为回国路过,自己大概还在部队飘着,赶不回来给老太太过生日。

褚颂看着盒子里的东西出神,抿着唇角,良久,才喃喃的说:“行啊乔悠悠,日子过得不赖,顺带替我尽孝,很好。”

褚颂发挥军人“快”的本质,三下五除二收拾干净,还刮了胡子,从衣柜挑了一套看着顺眼的衣服换上。顺便说,这两年乔悠悠每个季节都给他买几套衣服,可是他在部队,那些衣服全是摆设,没派上什么用场。她之所以要买,也是纯粹的觉得这些男装好看。

离开前,瞥见贵妃榻旁边矮几上的铁盒子,里面是乔悠悠最爱吃的巧克力。他一直不明白,就这玩意儿,有什么好吃的?她还上瘾,不能断顿,断了就抓耳挠腮逮谁咬谁。

褚颂拿出一块端详了一会儿,塞嘴里嚼着吃,也就一分钟而已,盒子几乎空了。其实,他是饿了。

车子缓缓驶出停车场,又看见了早上那个也叫“悠悠”的小女孩,正开心的拉着爸爸妈妈的手回家,一家三口,看样子很幸福。褚颂回头看了看了座位上的木盒子,神情也温柔了起来。

路上拐了弯买了乔悠悠最喜欢的酥饼和下午茶,到电视台的时候,车子被看门的警卫拦了下来。他车子上挂着空军的牌照,但是没穿军装,警卫检查了他的证件,刨根问底儿的打听他找谁,和人是什么关系,有没有提前预约,搞得褚颂火大,多次忍不住的想骂娘,最后为了乔悠悠,还是忍了下来。

好不容易进了电视台大楼,打听清楚乔悠悠部门所在地。说起来,他也真的挺不像一个丈夫的,结婚两年,只知道自己老婆在这栋大楼上班,天气预报员,别的一概不知。如果不是褚司事先告诉他,大概自己只能像没头苍蝇一样,在大楼里乱转。

“噔噔噔,”褚颂找到了乔悠悠的办公室,看了一圈没有她的身影,于是站在门口礼貌的问:“请问,乔悠悠在吗?”

这个部门女人本来就多,而女人一向是爱帅哥的,尤其是身材高大又帅又有型的男人,让她们更没有任何抵抗力。所以当大家看到玉树临风的褚颂站在办公室门口,像是被光束打过来一样,身上带着光芒,那模样可比明星有型多了,女人们都愣掉了。

还好办公室有雄性动物,站起来问:“您好,乔老师在准备节目,进来坐吧。”

“谢谢,”褚颂微微点头,跨进办公室,“乔悠悠的位子在哪儿?”

“啊……哦,这边,麻烦稍等一会儿,应该很快就会结束。”

女人们从愣神里反应过来,开始低低的交头接耳,褚颂耳朵是很灵的,声音再小他也能听见。轻咳了一声,把手中大点儿的袋子放在中间一个桌子上,开始自报家门。

“大家可以叫我褚颂,是悠悠的老公,这些是在老字号买的下午茶,不是什么好东西,希望大家别嫌弃,谢谢各位多年来对我们悠悠的关照。”

“老公”!“我们悠悠”!他的话,不像是炸弹,更像哑弹,把所有人都震成了哑巴。

褚颂出于礼貌的对大家笑了笑,然后坐在乔悠悠的位子上,等着她回来。办公室资历最老的杨柳招呼着大家和褚颂说谢谢,一群人“呼”的围在桌子前,享用褚颂的下午茶,而真正的用意,是可以近距离看清褚颂。

乔悠悠的桌子上一贯的很乱,资料、白纸、书推在一起,褚颂实在看不下去,帮她把桌子归置好。被埋在资料里的相框慢慢露出来,照片是她自己,眼睛眯成一弯月牙。

有那么开心吗?褚颂冷哼一声,不爽的把相框反扣在桌子上。

这些动作全部落在其他人的眼里,除了惊讶感叹,还是感叹,并且羡慕,慕乔悠悠居然有这么帅的老公,还能帮她收拾办公桌,而她居然能用障眼法把所有人蒙在鼓里。这么好的宝贝自己揣着连面儿都不让大家见,不得不说,乔悠悠真是太狠了!

乔悠悠完全没有想到,褚颂会过来。看见他坐在自己位置上悠然的翻看着她桌上的东西,侧脸好看的不像话,一瞬间她真的以为自己看错了。那个人不是她结婚两年的老公,而是走失的正太在等家人来接。尤其是,他回头看见了她,咧着嘴角露出洁白的牙齿,笑得她头皮发麻。

乔悠悠轻轻吞了吞口水。

办公室的人看见乔悠悠便一涌而来,把她围起来。你一言我一语的小声呵斥她,说她隐婚,说她不知道共享资源,甚至说她最毒妇人心。

这都什么跟什么?有她什么事儿?

乔悠悠推开人群杀出一条血路,把台本重重的扔在那个一直对着她笑的男人面前。拧着眉毛低声问:“搞什么鬼?”

“来接你啊。”褚颂翘着二郎腿,轻转着椅子仰着脑袋笑。看来是睡舒服了,这哪是早上那个像是乔悠悠欠了他百元大钞不还的褚颂?

女人们疯了,原来笑得时候,居然可以这么好看!真是一笑倾城,再笑倾国,三笑倾家荡产!

乔悠悠回头大吼一声,“不用回家啊?想加班是不是?”

众人作鸟兽散,开始慢悠悠的收拾东西,当然一门心思还在褚颂身上。

“可以走了吗?给你买了酥饼,要不要先垫着?”

乔悠悠推开他的手说:“不吃。”

褚颂挑眉,放下东西站起来,“那走吧,家人等着呢。今天专程来接你,是不是可以嘉奖一次?”

乔悠悠压低声音,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格纹。”

她可是还记得上午这个男人如何对她视而不见,居然还让她滚,害的她追尾。

“行,出门再滚,先回家。”

“不回,”乔悠悠推开他,开始收拾东西,“老娘今天出车祸了,有后遗症,要去医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褚颂嬉笑的脸马上变严肃,拉着她的手问:“怎么回事?”

“都是首长您让我滚,我就滚了,谁知道不小心滚人车轱辘下面了。”

“乔悠悠!”

“干嘛?想罚我跑圈啊?德行。”乔悠悠收拾好东西,推开褚颂,拎着包和大家挥手再见,杨柳却喊住了她。

“悠悠,这位是谁啊?也不给我们介绍一下。”

“就是就是。”大家纷纷附和。

乔悠悠挑挑眉毛,回头问褚颂,“你没说你是谁?”

褚颂耸肩,“说了。”

“他都自报家门了,还用我介绍吗?”

“你是我们同事,这位同志可不是。他是来找你的,你当然要介绍一下。”

“行了,这是我老公,褚颂,在外地打工,常年不着家,所以你们没见过,现在知道了吧?我真的结婚了。”说完,撇着嘴角笑了笑,拉着褚颂快步走出办公室。她着急赶着回去给婆婆庆祝生日,本来就对她意见够大的,如果再回去晚了,火气就更摁不住了。不过,今天有某人在身边,大火应该不会烧到她这里来。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0 14:13
下一篇 2022-07-10 14:15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