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不悔:霍先生你太凉薄简依霍瑾年全本免费小说目录试读

情深不悔:霍先生你太凉薄小说(主角简依霍瑾年) 完整版,个人感觉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够曲折,有虐有爱,感情专一,一路悬念不停,看到停不下来,用了两天时间一口气看完的。…

《情深不悔:霍先生你太凉薄》这书不错。只要花不开不断更,我与各位书友同在。花不开不要让我失望。

情深不悔:霍先生你太凉薄简依霍瑾年全本免费小说目录试读

就在两人的唇即将贴在一起时,简依猛然睁开了眼眸:“霍瑾年,你在做什么!”

他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慌乱,但很会恢复了冷色:“呵,不过是看看你是不是在装睡,怎么?你以为我要亲你?”

简依裹紧身上的衣服,伸手指向门口的方向:“滚出去!”

霍瑾年眯了眯眼眸:“霍太太,你是不是忘了,这里是我们的新房,而且是以我的名誉购置的。”

她气得浑身发抖:“好,你不走,我走!”

她光脚踩在雪白的地毯上,正要离开时,他却伸手勾住她的腰肢,将她禁锢在怀里,她瘦的连腰线都是清晰紧绷的,令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你要走,至少也该问问我这个霍先生同不同意。”

“霍瑾年,难不成你还想限制我的自由?”

“简依,你是不是把我说的话当成耳旁风,你现在是我的玩具,玩具有什么自由可言?”

她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狡黠:“别再用我那两个堂兄来威胁我,据我说知他们已经离开了边境。”

看来她偷看过他的手机了,他的声音里满是轻蔑:“没有他们,我照样可以掌控你,所以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

“像你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又有什么底线可言!”

霍瑾年忽然松开了手指,含笑看向她:“你跑啊。”

简依愣了一下,随即朝着门口冲去。

佣人们惊慌失措的去拦她,她像是一只发怒的小兽,在围栏里横冲直撞。

看着简依冲破了一层层的阻隔,把别墅里弄得人仰马翻,霍瑾年随即拨通了金鸣的手机:“我这几天要出国谈一桩生意,让冰刃亲自带几个身手不错的保镖守住别墅。”

“是,霍先生。”

霍瑾年又道:“最好是女保镖。”

挂掉电话后,金鸣忍不住叹息道,霍先生明明就是很在意太太,说什么为了防止她为自己添乱子,实际上还不是担心四叔还有暗地里蛰伏的敌人对太太下手,而他人在国外,鞭长莫及。

偏偏他还不承认,真不知道是他的嘴太硬,还是真的不自知。

此时简依已经跑到了别墅的大门口,她的身后有一群女佣穷追不舍。

“太太,不要跑了!”

简依的双腿像是灌了铅,累得只喘气,可大门就在眼前了,她只要逃出这扇门,就可以顺利找到楚湘湘,只要她帮自己引荐到楚伯父,以简楚两家多年的交情,楚伯父一定可以帮她一起对付霍瑾年。

只不过,当她即将冲出大门时,一堵黑色的人墙忽然挡在了大门口,他们是霍瑾年的保镖,简依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更何况此刻的她已经耗尽了力气。

难怪霍瑾年会任凭她冲出来,原来他已经做好了万全的防备。

简依无力的跌坐在青石板上,她喘着气息,眼眸猩红的盯着那一堵黑色人墙。

她缓缓的抬头,望着蔚蓝的天空,成群的飞鸟掠过,明明自由那么近,可绝望却来得这样的猝不及防。

她这算是被霍瑾年金屋藏娇吗?不,金窝藏娇尚且疼惜美人,可她在霍瑾年的眼里却是一文不值!

霍瑾年拎着她的拖鞋走来。

他的脚步声不疾不徐,透着掌控全局的自信,而简依一败涂地。

他走到她的身边,看着她那双白.皙漂亮的脚丫上沾着尘土,不受控制的皱了皱眉,随即蹲下了身子,用纸巾将她脚上的脏污擦干净,帮她穿上了鞋子。

“简依,折腾几次,你才会学乖?”

他将手递给她,想要把她拉起来,却被她无视了,一个人径直的站起来,带着怒意朝着别墅走去。

霍瑾年望着手上的泥土发呆,保镖们知道他有洁癖,立刻递上纸巾。

他缓缓的擦了擦,扭头径直走向那辆劳斯莱斯。

霍瑾年知道简依此刻怒意未消,便吩咐女佣帮自己把行李拿出来。

女佣返回客厅,看到缩在沙发上发呆的简依,忍不住道:“太太,其实先生刚才在你身边坐了很久。”

简依冷笑道:“他不过是想看看我死了没,不过我不会如了他的意,我要好好的活着,总有一天会亲手宰了他!”

她真想扒开霍瑾年的心看一看,他的心肠到底有多黑,才会害死在危难中拉了他一把,甚至将他当成继承者来培养的人。

她忽然想到了父亲曾经跟她说的一句话,阿年这个孩子心机太重,你将来未必就能掌控得住他的心。

可她当时被猪油蒙了心,偏生看中了霍瑾年,甚至还任性让母亲毁了她的娃娃亲。

回忆有多清晰,她的心就有多疼。

经过简依这么一闹,别墅里的女佣,以及门外的保镖通通换了人,苏悄只认识守在门外那个叫冰刃的男人,他是霍瑾年的贴身保镖。

她忍不住讽刺道:“霍瑾年把你调在这里未免太屈才了。”

“太太,先生让我护住您的安危。”

简依冷笑道:“别叫我太太,还有,我要劝告你,像他这样的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小心哪一天你就为他当了枪。”

冰刃一板一眼道:“为霍先生挡枪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誉。”

简依气得转身离开,真不知道像霍瑾年那样冷心冷肺的人,为什么还有人誓死追随,一定是被他那副假仁假义的面容欺骗了。

晚上的时候,冰刃向霍瑾年汇报别墅里的动向。

“太太发完了脾气就把自己关在了卧房里。”

“她吃东西了没?”

“我让小妹把饭菜端了进去,但太太一筷子也没动。”

霍瑾年烦躁的挂掉了电话,他思忖了片刻,便拨通了别墅里的电话:“让太太接电话。”

片刻后,那边传来了简依冷冷的声音:“霍瑾年,你放心,我一时半刻还死不了。”

“为什么不肯吃饭?”

“没胃口!”

“想吃什么?”

她想了想,便嘲讽道:“我想吃麦加的牛排,想吃承德全的灌汤包,想吃五方的章鱼小丸子,还想吃芳香斋的五彩粽,你能给我买来吗?”

她点的这些有两家在帝都,但一单难求,光是排队都要费些时日,其他几家都在国外,她是有意刁难他的,更何况她觉得霍瑾年不过是猫哭耗子假慈悲,才不会在意她会不会被饿死。

“好,我派人给你送去,记得多吃一点。”

“那我先谢谢霍先生了。”

挂掉电话后,简依便上了楼,她根本就没有把霍瑾年说的话放在心上,因为像他那样唯利是图的人,又怎会在她的身上浪费时间。

长夜漫漫,她被梦魇折磨的无法安眠,只能抱着膝盖斜靠在床头发呆。

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太太,您的晚餐到了,要不要起来吃点?”

简依被她吵得心烦气躁:“放在这里吧。”

只见几个女佣端着精致的食盒走了进来,为首的女佣将食盒一一打开。

“这是麦加的牛排,承德全的灌汤包,五方的章鱼小丸子,芳香斋的五彩粽,还有这个是阿斯加的五彩糖,但是先生叮嘱过,晚上不可以吃太多。”

简依的眼眶发红,这些都是她以前曾经喜欢的吃食,没想到霍瑾年真的为她买来了。

只不过,他们之间隔着血海深仇,他这么做,恐怕是在戳她的伤,诛她的心。

她下床走过来,猛然将桌子上的食盒扫落在地上:“告诉霍瑾年,我还想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0 13:37
下一篇 2022-07-10 13:39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