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蛮荒拐个野人当老公夏纾曾家海全本小说章节目录阅读

《穿越蛮荒拐个野人当老公》是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夏纾曾家海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其实我采集带回来的东西还是挺多的,再加上我平日里用东西都会有一定的规划,可能还是有点用处的吧。”夏纾表面上云淡风轻,内心却惴惴不安。小元胡听到于心妍的话,也是吓得炸毛。…

《穿越蛮荒拐个野人当老公》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小说,提供夏纾曾家海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

穿越蛮荒拐个野人当老公夏纾曾家海全本小说章节目录阅读

她有些调侃地说:“我们都是一起去采集的,每次也没见你背多少东西,怎么口粮就这么多。”

夏纾一惊,吓得一身冷汗。很快她掩饰好自己的情绪,笑着回:“其实我采集带回来的东西还是挺多的,再加上我平日里用东西都会有一定的规划,可能还是有点用处的吧。”

夏纾表面上云淡风轻,内心却惴惴不安。小元胡听到于心妍的话,也是吓得炸毛。

又听到夏纾的回答,不禁翻了一个白眼,真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她的规划就是饿了就来空间里找吃的!能遇到他,真是她积累了几千年的福气,简直是太太太幸运了。

小元胡一边在草垫上打着滚,一边美滋滋的想着。

于心妍听了夏纾的话,如获至宝:“那我可要多跟你学学了,省得以后挨饿。”

夏纾尴尬地笑了两声,应了下来。

因为于心妍的厨艺很好,所以就由她来做菜,夏纾在一旁煮红薯。

于心妍快速地炒了一道竹笋炒肉,依麻起身去溪边捡柴烤肉。夏纾在于心妍旁边实在是坐不下去了,连忙起来跟着一起去了。

溪边小树林里的土地上,堆积着好几层的落叶,踩上去软软的。或许是因为落叶太厚,所以落叶上的雨水还未全部散去。天气晴了,夹杂着泥土的气息,散发出一种特殊的有机质的气味。

夏纾跟着依麻捡拾晒干的树枝,忽然间发现有些树木上长着密密麻麻的木耳,树下也有许多菌类植物。

她立马丢弃怀里的干树枝,直奔着它们跑去。依麻被她吓了一跳,呆滞地看着她跑的疯跑。

对于蘑菇,虽然夏纾比较想吃,但是却并不敢乱摘。虽然都常说颜色绚丽的蘑菇是有剧毒的,但这毕竟不能代表全部的菌类都是这样的。她毕竟是学医的,对生物学也是有些了解。

她知道有些蘑菇它的颜色是白色,却含有剧毒。夏纾转身看了看跑过来的依麻,依麻有些激动的问:“这些东西能吃吗?”

夏纾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否认了。或许对于这些野人来说,让他们知道这些菌类是可以吃的,不是一种好事,可能是一种灾难,所以在她不能确定哪些能吃之前,不能乱说。

可惜的是夏纾并没有带背筐,她只能用恤兜着摘了一些木耳,并且跟依麻解释了起来。

“这种黑黑的东西叫木耳,主要是在雨后繁殖,可以吃。至于下面的这些东西却不能乱吃,很容易就会被毒死。”

好在,因为雨季无聊,夏纾跟着霍加把土语都学了一个遍,不然她也解释不出来。

依麻有些恐惧的看着底下的蘑菇,然后跑的远远的。

夏纾有些遗憾的瞥了一眼蘑菇,最终还是兜着木耳跟依麻捡柴去了。

依麻却有些恋恋不舍地看着木耳,不想离开。

夏纾跟她说:“我们下次再来就是了,这里还有许多。”

依麻这才勉强的背着木柴,走了。

她们回到草屋,库都已经把肉烤好了,夏纾故意逗依麻。她放下背着木柴,然后兜着木耳,往她的背筐处走去。

依麻眼巴巴地看着夏纾怀里的木耳,被她倒进了她背筐里,眼睛里充满了失望。

夏纾暗自偷乐,把木耳捡出来递给了依麻。

依麻看着夏纾递给她的木耳,连忙摇头拒绝。

夏纾被依麻逗得笑眯了眼睛:“没关系,咱们明天用这个炒肉吃,就先放在你那吧。”

于心妍听到她们的对话,伸头看过来,有些惊讶地说:“木耳啊?”

夏纾点了点头,用普通话说道:“不仅有木耳还有蘑菇,只是我不敢乱摘,怕有毒。”

于心妍非常慎重地说:“确实要小心一些,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里不是现代,中毒了可不好医治。”

对于于心妍说的这些,她可是深度的认同。吃的东西可以再找,但小命还是不能拿来开玩笑的。

于心妍真不愧是常年做饭的人,她炒的菜火候把握的很好。遗憾的是调料不够,不过即使是这样,也掩盖不了这种纯天然野味的别样风情。

吃过饭,趁着天色尚早,霍加他们三个又继续打磨了起来。夏纾看了一下,大概明天就应该可以动土了。

当天晚上,夏纾躺在草垫上等着霍加熟睡之后悄悄的溜进了空间。

空间里小元胡正满脸泪痕的呆坐在草垫上,夏纾见到他的模样先是一怔,以为自己看错了。随后便是心疼不已,她赶紧跑上前去抱起了小元胡。

“小元胡,小元胡乖,小元胡不哭,小元胡是最勇敢的宝宝了。”夏纾放柔声音,温声细语的哄道。

小元胡紧紧地楼主了她,哭得好不凄惨。夏纾有点懵,小元胡向来都很要面子,平日里怎么会在她面前哭的这么凄惨。这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夏纾却不太清楚。

小元胡呜呜的哽咽着,声音虽然不大,却很有穿透力,让人心疼。小元胡似乎想努力的控制住自己,但却都是徒劳。

夏纾慢慢地摇晃着他,轻轻的拍着他的背。或许是出于小孩子的天性,他的声音渐渐地低了下来,眼睛也要眯到一起了。

见他这雨后幼苗般的模样,心中充满了爱怜,疼惜的用手指轻轻擦着他脸上的泪痕。

小元胡却像突然被惊醒了一般,看到她,眼睛瞬间就蒙上了一层薄雾,便继续嚎啕大哭了起来。

他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地说:“你是个坏蛋……大坏蛋,你不要小元胡!你只想回家,你不要……再也不要小元胡了!”他肝肠寸断地哭诉着:“你不要小元胡,小元胡也不要你了!再也不要了……不要了!”

他泪眼朦胧,十分凶狠地瞪着夏纾,质问道:“你凭什么不要小元胡!你个大坏蛋!”

夏纾手忙脚乱的轻哄着他,并非常认真和正式的连连保证道:“我怎么会不要小元胡,我不会不要小元胡的!这一辈子无论我去哪里,我都会带着小元胡的!我发誓!”

小元胡半信半疑地看着她。随后紧抿着嘴,唇部颤抖了两下,终于双眼充满希翼的望着她,哀求地说:“夏纾……你不要丢下我,我求求你,不要把我送给别人……我只想跟着你……”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0 12:53
下一篇 2022-07-10 12:55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