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公管我超严的完结版小说全章节目录阅读

名字是《我老公管我超严的》的小说是作家楠坞的作品,讲述主角苏黎陆宴北的精彩故事,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下面是这本小说的简介:…

小说《我老公管我超严的》的作者是楠坞,这里给您带来苏黎陆宴北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

我老公管我超严的完结版小说全章节目录阅读

她可怜可悲的举动,登时引得众人对苏黎不满。

“天啊!居然让一孕妇跪地求饶,这也太过分了吧!”

“赶紧起来吧!这么跪着,肚子里的孩子哪能受得了啊!”

“再有错也不能罚孩子啊,孩子总是无辜的。”

“哎,这正主也太咄咄逼人了,难怪人家老公要出轨。”

“……”

苏黎冷眼看着腿边的白莲花。

说实话,这些年跟着陆辰九她见过的白莲花可谓数不胜数,有吵吵嚷嚷的,也有飞扬跋扈的,当然要死要活的也不少,可像温珊珊这种……装可怜扮柔弱卖惨的,还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而她苏黎向来也不是什么圣母玛丽苏,哪怕周边指责声再大,也跟她半点关系都没有。

她不耐烦的拂开温珊珊的手,居高临下的冷睇着她,“你以为是我缠着陆辰九让他不去找你的不成?温珊珊,你醒醒吧!他陆辰九到底有多少个女人,你能数得过来吗?”

别说是温珊珊,就连她这个所谓的正主夫人都数不过来呢!

继温珊珊之后,陆辰九的女人她知道的就有秦妍,还有电话里那个素未谋面的女人。

三个女人,相隔不过一个月之久!

陆辰九可真行!

苏黎看着脚边卑微的温珊珊,心里闷得像被注水的棉花堵住了一般,喘不上气来。

曾几何时,自己不也同她一样吗?

爱得卑微,爱得毫无自尊可言,天真的以为哀求和痴缠就能换来那个男人的真心以待。

可他陆辰九有心吗?

没有!

“你以后不要再来这找我了!”

苏黎对这个卑微的女人深恶痛绝。

看见她就仿佛看见了从前那个不争气的自己。

“我知道,是我和孩子对不住你,可辰九哥就是我和孩子的命!”

温珊珊说着,扑上前去一把抱住了苏黎的腿,失声痛哭起来,“苏黎姐,只要你退出,我下辈子一定为你当牛做马,求你给我和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吧!呜呜呜呜……”

周边,指指点点的声音越来越多。

“你放手!!”

苏黎去掰她的手。

池年也蹲下来去掰她的胳膊,“我说你这女人是狗皮膏药不成?既然这么喜欢死缠烂打,你去缠着你的辰九哥啊,你在这纠缠梨子有什么用?你有毛病吧!”

正说着,却见跟前女人,忽而一松手,身躯往后仰,一声尖叫后,就“噔噔噔——”顺着后面的楼梯滚了下去。

池年吓得捂紧了嘴巴。

苏黎也懵了。

楼下,温珊珊躺在血泊里像是没了知觉。

“啊————出人命了!!出人命了————”

有人开始尖叫。

整个餐厅热闹了起来。

苏黎只听到凌乱的脚步声。

众人匆匆冲下了楼去。

“快,打120!!”

“报警!报警——”

苏黎站在楼梯口,冷静的看着楼下倒在血泊里的女人,面上似乎无波无澜。

唯有浮动的眼神泄露了她此刻真实的心情。

“梨子,这女人是假摔!我们根本没有推她!”

池年看出了些许不对劲,“她分明就是想栽赃我们。”

“没事。”

苏黎稳稳地握住了池年的手。

池年发现她手心里一片冰凉,“我是没关系,我就是担心她想故意嫁祸你。”

“我没事。”

不出五分钟时间,救护车赶到。

医护人员把浑身是血的温珊珊抬上了车。

担架上,温珊珊是醒着的,她面色煞白,手捂肚子,浑身疼得直抽搐,一脸痛苦的样子并不像装的。

苏黎走上前,面色漠然的看着血泊中的她,“温珊珊,是不是孩子早就不行了?可你若想让我替你来背这个锅,那你这算盘怕是打歪了,我苏黎虽眼瞎,认人不清,但也不至于蠢到任人宰割!”

温珊珊额上不住的盗着冷汗,唇边一抹得逞的笑,“苏黎姐,我的孩子顶多不过就是个畸形儿,但你也没有私自处决她的权利,是不是?所以,你就好好等着吃官司吧!你杀了我婆婆最宝贝的孙儿,她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的,我可还等着看这场好戏呢!”

“你是不是病人家属?是的话就赶紧上来,别耽误时间了!”

医护人员开始催促。

苏黎盯了眼床上的温珊珊,冷冷起唇,“不是!”

说完,拉过池年,头亦不回的回了餐厅里去。

这个女人,以及她腹中孩子的生死,都与她无关!

苏黎去了餐厅的监控台,试图看监控回放,哪知工作人员告诉她,监控系统早坏了,刚刚什么都没录下来。

苏黎没辙,但这个锅她也绝对不会就这么背下来。

***

总裁办公室——

魏寻把手中的收购文件递给陆宴北,却没急着走。

“还有事?”

陆宴北翻了翻文件,问他。

“刚刚我在外头听说了一件关于苏秘书的事儿。”

“嗯?”

陆宴北从文件中抬起了头来。

“说是刚刚在外面用餐的时候,苏秘书与一孕妇发生争执,她一怒之下就把人直接从二楼给推了下来,那孕妇流了满地的血,孩子怕是保不住了,另外……”

陆宴北蹙眉,“有什么说什么。”

“那孕妇肚子里的孩子可是陆家的血脉,是……是辰九少爷的亲骨肉。”

闻言,陆宴北好看的剑眉拧得更深了些。

“陆总,你说这辰九少爷是不是玩得也太过火了些?这一而再,再而三的,也未免太不顾及苏秘书的感受了,哎!难怪人家要发火呢!”

“苏秘书呢?”

陆宴北似随口一问,“她怎么样了?”

“说起来苏秘书心也真够大的,我刚刚在外面见着她,她还笑脸迎人的跟我打招呼呢!好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般,陆总您要见她吗?我估摸着她这回就在外面忙着吧,我去替您叫进来。”

魏寻说着要走。

“不用了。”

陆宴北制止了他。

刚还拧成团的眉心似也渐渐缓和了不少。

“嗯?”

“让她忙着吧!”

陆宴北重新拿起了文件。

“是。”

魏寻看不明白他们家陆总的心思,总觉得他好像遗漏了什么重要信息,可具体是什么呢?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0 12:10
下一篇 2022-07-10 12:12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