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甜宠沙雕娇妻我爱了全本免费易是舒苏斯年小说全文试读

总裁甜宠沙雕娇妻我爱了分享给正在查找资源的朋友,作者夏粒子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生动形象,想要知道易是舒苏斯年结局的朋友,欢迎到本站搜索阅读总裁甜宠沙雕娇妻我爱了结局吧。…

很喜欢《总裁甜宠沙雕娇妻我爱了》这部小说,易是舒苏斯年实力演技派,情节很吸引人,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环环相扣,很不错的,顶你!

总裁甜宠沙雕娇妻我爱了全本免费易是舒苏斯年小说全文试读

【延信证券】公司,下午五点半。

已到了下班时间,而公司依然是满员,到处是此起彼伏的噼里啪啦键盘声。

总裁办公室。

苏总,伯母刚刚来电让您别忘了今晚的约定。

说话的是林特助,他既是苏斯年的秘书,也是他的助理,偶尔还兼任他的司机。日薪达六位数。对待苏斯年可谓尽职尽责。

苏斯年修长的手指停顿在敲击的键盘上,看了一眼电脑右下角,5:31。

好。沉稳简洁的声音响起,随后又加快了手上敲打键盘的速度。

林特助知趣的先出去了。

六点整,苏斯年合上电脑,手微微的捏了捏眉心。同时按下内线,接通林特助。

准备走吧。

片刻后,苏斯年上车。司机位上坐着林特助。

苏总,今天下午李师傅有事请假了,我来开车送您回去吧。

嗯。苏斯年只简洁的回应道。

每月回一次苏家老宅聚餐,是苏家老爷子定下的规矩。此次回去,便又是到了这一天了。

苏斯年平常时很少回去,因为他大半时间几乎都在工作,有时加班晚了就直接住在公司。他的办公室里有一套自己的休息室,里面生活用品一应俱全。

而其余时候,他则是回了自己在市内的一套公寓住,离公司距离半小时不到,方便,省事。

从【延信证券】回苏家老宅要一个半小时左右车程,此时正值下班高峰期,宽坦的马路一时间变得水泄不通。

车都排起了长龙,看架势至少还得堵一个小时。

其实他们平常鲜少遇到这样的情况,因为大多数时候到他们下班的点时车道都比较空荡。

林特助稍有些紧张的在后视镜里偷偷的瞄了一眼苏斯年,虽然他看起来还是一副万年不变的脸色。

望着前面路口的车队长龙,苏斯年微微蹙眉,思索了会,冲林特助说道:前面路口调头,走小路回去。

好的。林特助提起的心放下了,终于不用干等着了。

所谓小路,自然是没有那么宽敞,路况也不是很好,甚至还有一点绕的路。唯一的优点便是人和车都比较少。

林特助一个转弯调头,驾轻就熟的拐了几次小道,平稳的行驶在这条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捷径小路上。

眼看就要到苏斯年家开饭的时间了,林特助不由得将车速开得快了一些。

砰!

行驶中的劳斯莱斯与不知从哪条小道冲出来的共享自行车撞上了。

自行车上的女人以一个弧形抛物线的轨迹从车前盖滚下来,落在地上时又发出一声闷响。

而自行车早已歪歪扭扭的倒在一边,旁边是个掉落在地上的女士单肩包,此时内里的物品已零落一地。

林特助顿时懵了下,额头不由得渗出些许冷汗。

啊我去!嘶

是撞倒在地上的女人发出的的声音。

林特助赶紧熄火下车去查看情况,苏斯年则从车窗看了一眼前面的状况。

听刚刚的响声应该问题不大,这女人还能自己爬起来,说明人没事。

于是苏斯年便坐在车内微闭着眼养精蓄锐,让林特助下车去处理这事。

你怎么样没事吧?林特助上前询问用手撑坐起来的撞倒女子。

劳资屁股都要开花了,怎么可能没事!

易是舒心里如是想着。

然而嘴上却说着:嗯除了屁股有点痛其他都没什么感觉。

易是舒是从公司乘地铁回家的,但她家离地铁站还有一段距离,放在平常这一小段路她都是走路的。

只是今天她感觉大姨妈好似突然造访,她才选择骑单车回家。

没想到就这还能被车撞。今天出门真应该先查看下黄历的。

林特助嘴角抽了抽,没想到她坦诚至此。

易是舒现在的状态有些狼狈,头发凌乱着,膝盖处透过裤子渗出一丝血迹。

最重要的是,她现在好像起不来了,因为当她试着用力时,腰部就会传来一阵阵的疼。

易是舒突然害怕自己腰断了。不然这一躺几个月还怎么完成任务!

任务完不成可是要全额退款的,那她恐怕要改喝西北风度日了,那在这里买房的梦也要一起破灭。

想到这里易是舒发出一声哀嚎:我腰断了!呜呜呜我我起不来了

此刻,她看起来颇像是个碰瓷的。

事实上,她也确实有那么一瞬间动了这个念头,然而腰间的疼痛让她很快放弃这丝略带邪恶的想法了。

小姐,你你先别哭,我们会负责的。

林特助不太擅长处理女人的眼泪,又想到不能随意移动受伤的病人,打过医院电话后,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苏斯年看了眼手表,已经7点了。苏家饭点一般是在七点半左右。

苏斯年拉开车门,迈着修长的双腿向易是舒和林特助走过去。中途在触及地上物品时似乎微顿了零点一秒。

苏总,这位小姐伤到腰了。林特助走向前悄声在苏斯年旁边说道。刚刚已经打了120,救护车在来的路上了。

行,那你待会陪她一起去医院,所有费用用这张卡支付。我先开车回去了。

说罢苏斯年递给林特助一张他的日常消费卡。转而又面向坐在地上的易是舒,俯视着她,摆出一副礼貌而略带疏离的笑容。

抱歉。

易是舒抬头望着眼前这副向她道歉的面容,五官分明,身材修长,鼻梁高挺,堪称完美的轮廓,黑色眼眸中看不清什么情绪的起伏。

如果不是他这副漫不经心的表情的话,易是舒几乎要认为他是真诚的道歉了。

然而不等易是舒反应过来,苏斯年已经驾着车离开了。

并且,速度很快。

带起一地灰尘。

靠。

易是舒暗骂了一声,原来拥有着天使般脸庞的人不一定会有颗天使的心。

在等待救护车的过程中,林特助帮易是舒捡起散落在地上的东西,当越过一张白纸时,眼光不由得顿了顿。

这张白纸即是易是舒先前整理的为数不多的关于苏斯年的资料。标题加大加粗了苏斯年三个字,想让人忽略都难。

林特助看向易是舒的眼光中不由得多了一些冷漠,随即恢复正常。

看来,这又是一个想送上苏总门的女人。

虽然手段比那些直接敲房门的高级一点点,可惜苏总向来不吃这一套。

苏总看起来还是对钱和工作比较感兴趣。

林特助又不由得想起刚刚苏总看似没风度的离开方式,想必他也是看到了这张纸。

在这样的情况下还送她去医院,没有直接戳穿她,负责一切医药住院支出。其实苏总已经给这女人留有了足够的尊严。

易是舒并没注意到林特助这些微小的表情变化。

因为她现在不仅觉得腰痛难忍,而且感觉裤子上臀部位置那里似乎已经沾上血变红了

此时此刻,尴尬和疼痛都折磨着她。

还好留下来这男的话也不多,在跟她表明会陪她去医院并支付一切医药费用负责到底后,便静默着和她一起等救护车。

【医院】

单人病房内,易是舒换上了病号服,虽然过程略微尴尬,她已经自动屏蔽这段回忆了。

她趴着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匆忙赶过来的林风聊天吐槽着,背上是医生在给她正位推骨。

她的腰并没有断,只是闪了一下,只需将错位的关节纠正就好了。再休养几天应该没什么大碍。

他那哪里是诚心道歉哦,根本就像是在讽刺我。易是舒愤愤的说道。

林特助在送她到医院后接了几通电话便离开了,离开时给她打点好了医院的一切,她只需安心治疗即可。

林特助不在,易是舒说话也没必要装礼貌了。

好歹他还是对你负责到底了嘛,不像有些车主,直接逃跑。反正你们那边又没监控,你说如果他走了,谁又知道呢?到时你还不是得一个人在那等着救援,还要自己出医疗费。这说明他还是良心尚存的。

易是舒趴着竖起食指冲林风摇了摇。

这说明他不是法盲。

林风:

好在你没撞出什么大碍了,不然我们这本就岌岌可危的公司要雪上加霜喽。

说着把剥好的橘子一分为二,递给易是舒一半。

林风吞下一瓣橘子,转念又想到肇事车主,劳斯莱斯诶,还是加长版,要十几亿哦。他应该很有钱。

林风眼睛透着一丝亮光,冲着易是舒戏剧性地挑挑眉。

不然坑他一笔好了!

易是舒嘴里也塞了一瓣橘子,含糊声音着赞同道:知我者,莫过于风儿也!

叮咚,易是舒的微信消息声音。

是苏太太发过来的。他们签了合同后就互加了微信以便及时联系。

苏太太:易小姐办事果然很利索哦,我就知道李姐介绍的人不会差。不仅速度快,而且有勇有谋。

???

易是舒虽然一头问号,难道签合同快也算办事利索?有勇有谋?

不过本着专业精神,以及对苏太太戏精性格的认知,她还是社会三连的回复了: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能被苏女士信任是我们的荣幸。

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早日让您儿子恢复正常取向握手握手。

苏太太:

玫瑰玫瑰

你没被撞到哪里吧?

【作者题外话】:这样的苏太太你喜欢吗?哈哈我觉得她挺可爱的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0 10:30
下一篇 2022-07-10 10:32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