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眉鼠眼写的小说唐朝大闲人小说大结局阅读

唐朝大闲人(李素李道正) 小说,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贼眉鼠眼对人物心理描写的非常好,小编为您带来唐朝大闲人大结局很值得一看哟。…

主人公是李素李道正的小说是一本非常优质火热的小说,小说书名是《唐朝大闲人》,推荐大家阅读。

贼眉鼠眼写的小说唐朝大闲人小说大结局阅读

村学并没有李素想象中那么热闹喧嚣,反而出乎意料的冷清。

这个年代的人是渴望知识学问的,百姓尊重有学问的人并且渴望知识,但李素进了村学,却只看见寥寥数人。

很奇怪的现象,李素也想不通。

教书先生姓郭,名驽,看起来非常和气,不停的与孩子们寒暄,拉进关系。

直到很久以后,郭驽发现只有寥寥不到数人,脸上的笑容变得越来越勉强。

过了一会儿,门口光线一暗,一尊铁塔般的身影结结实实堵住门,李素抬头一看,差点笑出声。

王桩一脸霉相,脸上带着几许瘀伤,耷拉着脑袋不情不愿地走进来。

看见李素在座,王桩没有神采的眼眸终于亮了一下,三两步跑到李素跟前。

“哈哈,你也被你爹揍过来了啊。”王桩高兴极了。

李素脸上瞬间阴沉了下来。

王家的故事很有趣味性。

王家老爹打算在王桩兄弟三人选一个进村学读书,王家兄弟没一个想去,推来推去最后打起来了。

王家老爹含恨出手将王家兄弟各揍了一顿,最后王直发狠横趴在井口上,说是敢叫他读书他就跳井。

最终没抢到井沿的王桩被送来过来。

听着王桩嘴里不停地骂着杂碎,李素很想好心的帮他解释一下,这样骂自己一母同胞的兄弟,对他本人其实很不利,而且不孝,被他老爹听到很可能把他扔井里。

然而一想到这家伙糟蹋了自己辛苦制成的牙刷,李素决定不提醒他了,让他爹把他扔井里更符合李素以直报怨的心情。

学生不到十人,郭先生也没办法,他和李素现在都明白为何学生这么少的原因了。

不是他们不想读书,而是庄户人家实在太穷了,一个不能帮家里干活,甚至还要源源不断消耗银子的读书人,根本不是寻常庄户家负担得起的。

所以今日送来村学的孩子基本都是家中兄弟比较多的,当然,李素是例外,他是因为摊上一个刚有了钱便任性的老爹。

……

郭先生是个很负责的人,面相和和气气的,但教书时却一丝不苟。

第一课是认字,这也是李素觉得有必要学一学的课。

是的,李素要认字,因为这年代写的都是繁体字,想要真正的融入这个陌生的世界,认字是必不可少的。

教课的内容很枯燥,郭先生的第一课就是《千字文》。”

读起来虽然朗朗上口,但意思却非常生僻难解。

李素耐起性子跟着读了十来句,然后开始昏昏欲睡……

王桩的表现更不堪,他甚至打起了呼噜,被郭先生用戒尺狠狠棒喝之后,才终于清醒过来。

李素离他很近,王桩欠起**悄悄挪过来,道:“李素,等会下了学,帮我揍人去。”

“没空。”李素的回答很冷艳。

“是兄弟吗?你看看,看看,人家把我脸上给揍的,一边青一边肿……”

李素奇道:“你脸上的伤不是你爹揍的吗?”

王桩回忆半天,道:“我刚才没跟你说吗?早上跟老二打了一次,后来被我爹揍了一次,再后来,同村的吴栓又揍了我一次,今挨了三顿揍,三顿!”

“不去。”李素很无语当然拒绝得也很干脆。

“为啥?”

“因为我现在已经是读书人了,君子动口不动手。”

王桩气道:“这破村学咱们只坐了一个时辰,怎么就成读书人了?”

李素气定神闲道:“只要跨进学堂便是读书人,况且我还坐了一个时辰,更是读书人中的读书人。”

……

教书先生很认真,任何事情一旦认真起来,就变得很……枯燥?

首先要念,然后是背诵,最后才是认字,李素忍不住打起了呵欠。

“先生念得那么起劲,到底说个啥嘛……”王桩不满地咕哝着。

李素摇摇头,笑道:“现在的孩子启蒙用《千字文》确实太深了,对于一个连字都不认识的孩子,这篇文章根本达不到启蒙作用。”

王桩楞了半晌,表情有点急了:“今咋了么,为啥你和先生说的话我都听不懂?”

李素道:“我的意思是,启蒙孩子可以用别的文章代替,比如《三字经》,或者《百家姓》什么的……”

王桩狗脸看星星的表情,蠢萌蠢萌的。

“啥是《三字经》?啥是《百家姓》?”

李素脱口而出:“三字经就是‘人之初,性本善’……”

说了两句,李素忽然闭嘴,他突然发现自己差点闯了祸,《三字经》现在根本没有问世,而且后面的甚至有点大逆不道。

这要是传出去,李世民可能咬着牙亲手把他刮成片片。

“咳咳,咱们说说百家姓的事,赵钱孙李,周吴郑王……”

李素说着忽然又闭了嘴,他突然发现,百家姓里排名第一的姓氏不是“李”……

想要活到老懒到死,就必须有一颗不给李家王朝添乱的心,安全第一啊。

王桩仍直勾勾的盯着他,盯得李素有点尴尬,李素只好笑笑,道:

“其实启蒙孩子还有很多法子,比如念一些通俗易懂的诗,比如‘床前明月光,地上鞋……’,啊,不对,‘疑是地上霜’,还比如‘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等等。”

王桩睁大了眼睛,眼中冒出了幽幽绿光,神情也渐渐变得惶急:

“李素,你跟我说实话,这学堂是不是有什么仙术?像你这种大字不识的人为啥坐进来才一个时辰,就已经学会作诗了!”

李素露出惊讶的样子:“啊?你不知道吗?”

“知道啥?”

“学堂是孔圣人的地盘啊,孔圣人升仙之后,给全天下的学堂施了法术,凡我孔门儒家学子,进了学堂就有一道白色的圣光笼罩,然后就学会作诗了。”

王桩怔怔不动,神情浮上几许绝望,嘴巴嗫嚅着怔怔的看着李素。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10 09:28
下一篇 2022-07-10 09:3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