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嫡女殿下心尖宠沈玉娇魏怀瑾小说_侯门嫡女殿下心尖宠免费阅读

侯门嫡女殿下心尖宠讲述了沈玉娇魏怀瑾之间的凄美爱情故事,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南小刀_写的侯门嫡女殿下心尖宠_这本书,看的感人至深,人物描写贴近现实,文笔细腻,结尾差点热泪盈眶,非常喜欢的一本书。

侯门嫡女殿下心尖宠沈玉娇魏怀瑾小说_侯门嫡女殿下心尖宠免费阅读

暮冬,西楚国,黑石窟诏狱。

黑压压的牢房里隐约听到有人的脚步声,由远至近。

伴随着狱卒腰间的钥匙声,天牢中湿冷的墙底口,递饭处巴掌大的木板哐啷一声打开。外间的一缕微光照进又湿又臭的牢房里。

沈玉娇一头乌黑的秀发凌乱的披散,皮肤憔悴不堪,嘴唇上全是干涸的裂纹。

她下意识地往墙角处缩了缩,惊恐的看向那道小口子。曾经侯府的嫡女,显赫的恒王妃后来的西楚皇后。现在却是最低等的阶下囚,过着畜生不如的诏狱日子。

娇娇,我来看你了。

外间的男子蹲下身,手中拿着一盒精致的糕点从小小的洞口递了进去。

沈玉娇早已饿得要死不活,看见吃的马上手脚并用的爬到墙底口,伸手一把抓过盒子里的糕点,往嘴里胡乱塞着,努力往下咽。

沈玉娇狼吞虎咽地吞着糕点,嘴唇干裂的口子被扯开一道道血纹,糕点混着血被她一起吞咽了进去。久违的软糯糕点让她吃得忍不住哭起来。

你是谁…为什么要来看我?沈玉娇眼中含泪,胆怯卑微的发问。

她看不见外面的人,只知道这人偶尔来看她,每回带的都是自己曾经爱吃的。

男子闻声未言,抬手拿起块糕点,伸过洞口温和的塞进她脏兮兮的手里,柔声问道:还想吃吗?

沈玉娇鼻子酸涩,哽咽着摇了摇头。这样温和的话语,自从被关进牢里后,就再也没有听见过了。

她反手狠狠抓住男子白净的手,带着哭腔问道:告诉我!你是谁?我侯府满门皆遇害!陛下灭了我沈家,废了我的后位,又把我羁押于天牢!这世上早已没有真心对我好的人!你为什么会来看我?你是谁!你有何目的?你说啊!

男子奋力想抽回手,沈玉娇使劲扼住他的手腕不放。

男子情急之下,猛然用力一抽,只听他袖口处的布料被呲啦一声撕开。

男子的手立即从洞口收了回去,只余一些衣袖的余料被沈玉娇死死攥在手中。

衣服的料子华贵,绣着淡紫色的纹路,并非普通人能穿得起的,必是宫中的贵人。

沈玉娇脸上泪痕未干,近乎疯癫的冷笑:你不说是不是因为心虚?是不是谋害侯府也有你一份?!难道你和顾念秋是一伙的?你们狼狈为奸是觉得我还不够惨吗!啊!

你听我说!男子在外压低声音道:好好活着!等玉藏军破城后,我救你出来!

外间一阵慌乱的脚步声,男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狱中沈玉娇痴痴地盯住手中的那片布料,神情呆滞竟看不出哭笑,只喃喃的念着:顾念秋…魏恒你们不得好死!不得好死!我诅咒你们…诅咒…

沈玉娇不记得自己满心怨恨地念了多久,等到她再次醒来时,是被人泼了一身的冷水。

沈玉娇看见眼前无比艳丽的顾念秋,那女人一身红色绣金线的锦缎,头上的珠翠绝美耀眼。

沈玉娇疯了似的要扑向顾念秋,恨不得撕碎这个恶毒的女人。可是她还没冲过去就被身边的宫人给死死的抓住。宫人们往她膝盖窝子处,狠踢了一脚。

沈玉娇噗通一声跪在了顾念秋的面前。

顾念秋看见沈玉娇狼狈的模样,嘴角勾起愉悦的笑意。

顾念秋!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沈玉娇疯了似的嘶吼,恨不能马上掐死眼前这个美艳的女人。

表妹~你竟然还没死啊?顾念秋轻蔑的瞧向沈玉娇。

沈玉娇屈辱地咬紧唇,如果不是天牢中那个来看自己的人,要自己一定活下去,她早就一头撞死在牢里了。

顾念秋!你不得好死!沈玉娇无比怨恨地骂道。

顾念秋冷笑一声:不得好死?你觉得可能吗?对了,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二哥哥前几天被打断了腰,扔进庄子里,活活饿死了。宫人发现时尸体都臭了!索性一把火烧得连灰都不剩~表妹你说啊,这二哥哥好歹是望国候府的世子,又是将军。怎么死得如此不体面?哈哈哈!

你说什么!二哥哥死了!不!不可能!你撒谎!陛下答应过我,不杀二哥哥的!不!不可能!沈玉娇震惊地瞳孔放大,胸口处如利刃狠狠戳进去翻搅到鲜血淋漓。

从小二哥待她最为亲厚,事事都偏向她。二哥沈轻舟的死,让沈玉娇崩不住泪如雨下,心间剧烈的抽痛让她抽泣得不能自控,死的是她最在意的人啊!

顾念秋得意的抿嘴一笑:听人说,二哥哥死前还在念叨着你的名字呢?说要给陛下写信,求宽恕你出狱。你说这人傻不傻?老侯爷都让陛下给斩了,侯夫人流放也死了,大世子五马分尸,三世子当庭杖毙。若不是二哥哥有军功,还是个残疾,陛下早杀了!他还想着救你?好笑!我怎么可能让他如意!

顾念秋!我不准你叫他二哥哥!他不是你的哥哥!你这个蛇蝎妇人!侯府将你从小养到大,你却如此对我们!你抢了我的夫君,陷害我们侯府!害死了我的爹娘兄弟!你这个贱人!沈玉娇撕心裂肺的指着顾念秋嘶吼。

宫人们听到沈玉娇敢侮辱贵妃,随即按住沈玉娇,扬手就是耳光狠狠地不断抽下去。

几十个耳光抽完,沈玉娇的两边脸颊红肿发紫,血不断的从唇角流出,淌在了污脏的囚衣上。

顾念秋看见沈玉娇被打得满脸是血,眼里满是愉悦的神色,很是高兴。

啧啧啧~你们沈家蠢怎么能怪我呢!我从不觉得你们是好心!顾念秋蔑视地扫了沈玉娇一眼,抬手扶了下头上的珠翠,继而冷声道:自打我进侯府的那天,我就觉着过得是仰人鼻息,寄人篱下的日子。

你以为舅父舅母让我和你吃穿用度一样,就是心疼我了?哼!我根本瞧不上!你们要是真心对我好,当初就该让我嫁给魏恒做恒王妃!就该我做大你做小!凭什么让我比你低一头!说到底都是虚情假意,你们活该!活该死!

沈玉娇心头掠过寒意,想起当年顾念秋泪眼汪汪,跪求嫁入恒王府的场景。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09 18:25
下一篇 2022-07-09 18:27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