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四岁半太傅的掌中娇舒筱完结版免费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团宠四岁半太傅的掌中娇》是作者陌香所做的一本爱情小说,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是舒筱,讲述了……

《团宠四岁半太傅的掌中娇》主角为舒筱,这本书内容合理,情节上没有太多的漏洞,文笔不错。值得慢慢品味

团宠四岁半太傅的掌中娇舒筱完结版免费小说全文阅读

凭着一股子匪气,顾团如愿的见到了王员外!

清瘦肃穆,不苟言笑。

完全跟她预想中的不一样,她还以为员外都是肥头大耳的呢。

王财面色清冷的看着顾团,看看她手里的发簪,顾姑娘强见老朽有什么事儿吗?

‘强见’两个字,咬的特别重,清楚彰显着他的不高兴。这发现,让顾团心情愉悦。变成小娃娃也能欺人,这对她来说是好事儿。

员外伯伯,我还小,你不用叫我姑娘,叫我团团就行。说着,对着王财甜甜一笑,放下手里的发簪。

王财:

刚才进来时她可是发簪抵着咽喉要死在他面前的架势。现在,转眼间就员外伯伯了。还有她脸上那甜笑,一点都不看不出是来寻事儿的,倒像是来走亲戚的。

这变脸速度之快,让王财一时有些难以适应。还有王财上下打量了一下顾团。嗯,她确实小,但做的事儿却一点都不小。

这么小的年纪她都会以死相逼了,一般泼妇都没到她这境界。

任由王财打量,顾团淡然稳坐,脸上表情四平八稳,又天真无邪,员外伯伯,其实我今天过来是为王姨娘而来。

王财听了眉头轻挑了下,不是为她爹顾丰,而是为他女儿?

伯伯,现在有个机会能证王姨娘清白,不知员外伯伯可愿一试?

王财静默,跟一个才几岁的娃子聊这事儿,让人感觉很是怪异。

伯伯可是不愿意吗?

若是能救自己的女儿,王财怎会不愿意?虽然跟一个丫头聊这种事儿挺怪异的,但听听也无妨。

说来听听。

王财发话,顾团随道,现在他们都说我父亲和王姨娘有一腿。所谓有一腿,也要我父亲身体无恙才行,反之,如果我父亲身体不行,不能行事呢?

顾团话出,王财心头猛的一跳,你的意思是

她说的不能行事,是他理解的那种吗?或者,是他太不正经想太多了。毕竟,一个才四五岁的女娃子,理当不会懂这些的。

就像他也是到了十多岁,看了小画本才知道那些东西的,他一爷们尚且如此,何况她一个黄毛丫头了。

在王财心里猜测间,又听顾团说道,我听闻有一种药,男人吃了以后不能人道。所以,若是员外伯伯能将这药送到我父亲的嘴里,然后再向县令喊冤,之后经过大夫诊脉,确实证明我父亲确有隐疾。如此一来,自然也就能够证明王姨娘并未和父亲私通,证明他们是清白的。

王财听了,心里暗腹:确实如此,确实如此呀!他之前怎么没想到这办法呢。

还有,这黄毛丫头是真的懂,她不但懂,还门清。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一个丫头跟他聊男人不能人道和私通的问题,王财这辈子都没想过。不过,眼下先不计较这些。

压下心里的不适和惊疑,王财对着团子道,你可想过这事儿如果被县令发现了猫腻。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一个弄不好,不止是你父亲没命,连你可能都会小命不保。

王财说完,本以为顾团会恐慌或无措。然,什么都没有。毕竟,这可是关系生死呀!是人都会犹豫不安。然,这丫头偏是不同,那张稚嫩的小脸,依旧是四平八稳,不疾不徐道,自己的姨娘与男人私通,县令脸上最是无光,最是难看。

若是能证明他们之间清白,证实县令并未被戴绿帽子,县令大人怕是求之不得。就算察觉到点什么,他也绝对视而不见,不会揪着一点猫腻不放,反过来力证他被绿了。

听言,王财抚掌,言之有理呀!

这世上没有那个男人会千方百计,不遗余力的去证明自己被绿的。

所以,现在只要能把药送到顾丰的嘴里,证明他是不能人道的。那么,他女儿的性命就保住了。当然了,顾丰他应该也不用死了。

想到这结果,王财定定看着眼前的顾团。

这一计是好计,不但能扭转乾坤,化险为夷,还精准的抓住了周县令的心理,且敢于算计。绝对是称的上是有勇有谋,绝不一般,理当赞一声妙!

但,当这些出自一个小丫头,就显得分外的怪异又诡异了。

顾姑娘,这些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计策吗?王财直接问道。

顾团摇头,不是,是有人指点我的。

谁?

我不能说,我发誓了,如果说的话就会变哑巴的。顾团一本正经,严肃又认真道。

不会的,发誓都是假的。所以,你就是说了,也不会变哑巴的。

顾团:员外伯伯,你这是糊弄孩子呢!我可不傻,所以我不说,万一哑巴了怎么办。

王财:

这童言童语听起来又像极了孩子。

王财觉得顾摊在糊弄他。但,又觉得顾团这么小的孩子如何也想不出那计策来。所以,真真假假王财一时都有些搞不清了。

员外伯伯,你还要忙着把我爹弄的不能人道,也是挺忙的。我就先走了,不打搅了。

王财:

‘忙着把我爹弄的不能人道’这话听着让人哭笑不得。

员外伯伯记得跟我爹套好话,还有注意药量,可别重了,若是我爹真有个好歹来。那,日后你也是相当麻烦的。

闻言,王财眉头微动,‘日后他也是相当麻烦的’这话让王财感觉自己隐隐被威胁了。

王财盯着团子,正要说话,就听顾团望着他又问道,员外伯伯,不能人道是什么意思呀?

该怎么说?对着一个娃子说明这种事儿,王财可是张不开那张嘴,他对自己的儿子都没讲过。

看王财嘴角颤动,就是说不出话来,顾团心里无声笑了声,随着道,原来员外伯伯也跟我一样不知道呀!不过大夫肯定知道,员外伯伯你等下问问就清楚了。好了,时辰不早了我该回家了。

说完,抬脚往外走去,刚走出一步,又停了下来,看着桌上的糕点道,伯伯,我能拿两块糕点吃吗?

王财看了桌上的糕点一眼,嗯了一声,他都跟一个女娃娃商谈男人的行事问题了,两块糕点算啥!

而被拦在外不能进去的三旺,焦灼的等待着,当看到顾团不但完好无损的出来了,手里还拿着糕点时,满是惊疑,这这什么情况?

难道王员外也破罐子破摔了,他家有奸夫,他家有淫妇,干脆做亲家了?

奸夫淫妇,现在村子里的人都这么称呼他爹和王姨娘的。

三旺想到他爹的新称号就伤心不已,看着团子手里的点心,伤心道,团团,这糕点咱们不能吃,咱爹已经有咱娘了,不能再许人家了。

顾团: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09 18:03
下一篇 2022-07-09 18:05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