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小说团宠是个娇气包免费阅读

团宠是个娇气包男女主角(庄若若楚清衍)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恨,谱写怎样的悲歌,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将是怎样虐曲,全新的章节感人的故事。全文章节描写细腻,作者凌波微步文笔功底深厚,带来了精彩的言情文。…

《团宠是个娇气包》真的是一本很好看的小说,人物刻画的很生动,性格鲜明,值得一看。

火爆小说团宠是个娇气包免费阅读

我你庄若若的话让赵沁儿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气的几乎昏过去。

外貌一直都是她引以为傲的资本,就算身材稍稍丰满一些,可那也都是胖在了该胖的地方,这个庄若若是眼瞎吧!

如果自己穿上她身上那华贵的衣裳,带上那么名贵的首饰,那个丞相府的慕容公子还有她什么事呢?

杏核眼贪婪的从庄若若身上扫过,赵沁儿转身拉住赵元平的衣袖,眼泪扑簌簌的就落了下来。

父亲,若若姐姐是不是不喜欢我呀?如果是因为我,她才不肯接纳您,那女儿走就是了。

她哭的楚楚可怜,双肩不停的颤抖,连老太君都有点看不下去了,摆手让丫头拿了帕子递过去。

庄若若冷眼看着,顺手还拿了块点心吃。

走?

为了进庄府,不惜假冒她的妹妹,他们所求甚多,怎么会走呢!

果然,赵元平很快就开口了,若若,你怎么说你妹妹的!你妹妹不比你,从小锦衣玉食的。她很小就开始干活了,自然肤色不如你,所以显得老成。

他说着,掀开赵沁儿的衣袖,沁儿是不是庄家的孙女,老太君知道。

众人目光所及,只见赵沁儿裸露在外的右臂上,有一块明显的褐色梅花状胎记。

老太君见此,先是惊讶,看着赵沁儿的眼神尤为怜悯。

庄若若心神一震,尤其是看到老太君的眼神,内心又不好的预感,外祖母,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丫丫的手臂上是有个梅花状的胎记。老太君说道。

丫丫是四小姐的乳名,被带走是年岁尚小,还没来得及取大名。

赵元平冷哼一声:没错,沁儿是庄府堂堂的四小姐!

闻言,庄若若踉跄一步,好在丫鬟搀扶,才免去跌倒。

不应该呀!前世的时候,并没有胎记的事,怎么这一世

庄若若不死心,拉过赵沁儿的手臂,就在那抹褐色上用力搓揉。

嘶姐姐,沁儿好疼。赵沁儿微蹙黛眉,一副隐忍不发,楚楚可怜的模样。

再三确认后,庄若若怎么也想不通原因。最后,她甚至拽着赵沁儿,朝洗漱盆走去。

姐姐,您这是作何?赵沁儿失声惊呼,可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束缚。

赵元平见状,冷声呵斥,放开沁儿!庄若若,你无视尊长,不怜爱姐妹,我看你就是顽劣不堪!

结果庄若若连个眼神都没有丢给他,一心想着自己的事。

可当将水泼在赵沁儿的胎记上,那胎记还是纹丝不动,哪怕再怎么用力揉搓,依旧是一样的结果。

反倒是赵沁儿的轻泣声,引得老太君都为之动容,囡囡,你过来!

不知如何应对,庄若若只能一头扑进老太君的怀里, 外祖母

轻抚着外孙女的长发,眼角微湿,囡囡,我知道你只是一时间难以接受,毕竟你妹妹离开这么久了。

闻弦知雅意,庄若若身子蓦地一僵。

从老太君的话中可以听出来,她已然认可了赵沁儿的身份,可如果让他们如此轻易进入庄家,自己岂不是白重活一次?

想了想,庄若若捻起手中被揉成一团的绣帕,轻言细语,态度似乎和缓些许,你真的是沁儿妹妹?

若若姐姐!赵沁儿受宠若惊。

看到你们姊妹相亲相爱,我就放心了。老太君眼角湿红,从今天起沁儿就暂时留在家中客苑居住。

看向赵元平,眼底一片厉色,至于你,和招娣尚未和离,自己去负荆请罪,如若她同意与你和好,我也不会阻拦,否则,乱棍打出去!

谢老太君成全!赵元平感动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

余下之事纷杂不多赘述。

老太君对家里的孩子们向来大方,吃穿用度比起皇家的孩子也丝毫不差,尤其是庄若若,一个季度新衣服都是十套起,贵重首饰更是装了好几个梳妆盒。

心不在焉的选了几件,庄若若脑子里乱糟糟的,都是赵元平离开时说的话。

这次入府不成,赵元平肯定会去纠缠母亲。

母亲向来软弱又善良,如果只有一个赵元平,自己说不定也能拦住,可是,如果加上赵沁儿和赵天呢?

今天只有一个赵沁儿,外祖母便心软将她留下,若是过几日他们里应外合,拖家带口,登堂入室,演一出哭天抹泪的牛郎织女岂不坏事?

自己知道他们是假冒的,可没有证据,怎么说,难不成对外祖母讲自己死过一次?

庄若若脑子向来也没有多聪明,哪怕活过一次,怎么将赵元平和他带着的那两个冒牌货赶出庄府,还是让她犯了难。

正心绪烦躁,就听左边小树林里传出一阵箫声。

那声音入耳余音袅袅,宛转悠扬,让庄若若忍不住顺着声音摸了过去。

那是一个身形修长的男人,白衣墨发,立在一块礁石上。

他吹得正入神,双目闭着,睫毛又长又翘。鼻梁高挺,水色薄唇贴着碧绿玉箫,说是谪仙之姿也不为过。

这是大魔王楚清衍?

他是庄府的客卿,庄老太君专门给未来家主培养的得力助手。

前世,庄若若亲眼目睹了这个男人如何的手段了得,短短几年时间,从庄府小小客卿,一步一步走入朝堂,甚至被封为异姓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强大的办事能力和雷霆手段让皇帝都对他礼让三分,皇帝的亲妹妹爬床不成被赤身裸体挂在城门口,也只是送去寺庙就草草了事。

对楚清衍,未曾有半点责罚。

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庄府的时候却没少被庄若若刁难。

例如这次,就是庄若若主动去找楚清衍帮她画肖像,却被拒绝了。

楚清衍给她的答复是,他是客卿,不是画师。

于是乎,庄若若便翻出了他书房里所有的画,告诉他:你是客卿,不是画师。这些画,用的是我庄府的纸和墨,你得给府里干活,赚回来。

并且,让管家给指派了个修剪树木的活。如果哪棵树给剪死了,还要罚银子。

诸如此类的事情简直数不胜数,庄若若越想越心虚。

甚至,好几次都想趁着对方没有发现自己,悄悄溜走。

可想到自己现在急需一个帮手,而眼前这位,说是金大腿也不为过。

清衍哥哥,你吹箫呐,真好听。

鼓足勇气凑上前,庄若若笑嘻嘻的,小奶腔比平时又甜了好几个度。

楚清衍猛地睁眼,漆黑的眼眸里,闪现一抹杀意,随即转变成凉薄。

玉箫斜插入袋,他看都没多看庄若若一眼,拎起修剪树木的大剪刀,迈步走了。

庄若若:

把人得罪狠了,哄起来好难哦!

不过,再难也要抱住这条金大腿。

清衍哥哥,你干嘛去呀,带上我吧!

话音刚落,就听咔嚓一声,一根足有擀面杖那么粗的树枝掉在庄若若脚边,干活,还债,小姐可满意?

他语气冰冷,伴随着话音落,又是一剪刀。

庄若若缩了缩脖子,生怕下一秒楚清衍的剪刀就招呼在她身上。

清衍哥哥,你听我跟你解释,我只是只是

只是了半天,庄若若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毕竟是她刁难人在先。

憋了半天,才干巴巴的挤出一句话:清衍哥哥,我以后会对你好的,特别特别好那种哦!

上翘的尾音甜腻腻,庄若若拉住楚清衍的衣袖,仰脸看着他,小奶腔里的讨好多的要溢出来了。

她的肤色很好,不是单纯的白,而是白皙里透着淡淡的粉。

刚走了不少的路,她脸上出了一层薄汗,脸蛋红扑扑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捏一捏。

楚清衍抬手,指尖在她脸颊戳了一下,想到这可恶的丫头昔日的所作所为,顺手把剪刀抵在了她脸上。

再跟着我,就把你脸扎破。

金属冰冷,楚清衍声音更冷。

庄若若吓得一嘚瑟,一个屁墩摔进了灌木丛。

树丛上的小刺有几根扎进了她掌心,疼得她直吸冷气。

楚清衍冷笑一声,转身飘然离去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09 15:10
下一篇 2022-07-09 15:12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