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有个嫁人的白月光赵菖蒲盛修锦小说全集免费阅读

小说《夫君有个嫁人的白月光》很受欢迎是作者溜溜板的鱼所写,其中主角赵菖蒲盛修锦性格讨喜,情节紧凑这本《夫君有个嫁人的白月光》里的主角赵菖蒲盛修锦让人记忆深刻,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故事呢?一起来看看吧。“我给奶奶送茶。”彭婉笑盈盈地推门而入,只当没看见盛修锦收起红包,面色如常地把茶盘端到老夫人面前,讨好地说,“这是我特地为您买的普洱,您尝尝。”“有些日子没喝你泡的茶了,这下有口福了。”老夫人爱品茗,起居室里就有一套茶具。…

很喜欢《夫君有个嫁人的白月光》这部小说,赵菖蒲盛修锦实力演技派,情节很吸引人,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环环相扣,很不错的,顶你!

夫君有个嫁人的白月光赵菖蒲盛修锦小说全集免费阅读

“我给奶奶送茶。”彭婉笑盈盈地推门而入,只当没看见盛修锦收起红包,面色如常地把茶盘端到老夫人面前,讨好地说,“这是我特地为您买的普洱,您尝尝。”

“有些日子没喝你泡的茶了,这下有口福了。”老夫人爱品茗,起居室里就有一套茶具。

彭婉熟稔地洗杯、泡茶,从公道壶里倒了三杯,为老夫人奉上第一杯,继而将第二杯递给盛修锦:“你也尝尝我的手艺。”

老夫人拦下了:“她怀着孩子不适合喝浓茶,还是给我吧。”

彭婉露出不好意思的笑:“瞧我,怎么忘了这一茬。我看唐小姐身材苗条,愣是没法想象她是个孕妇,这是怀了多久呀?”

“两个月。”老夫人夸了句茶不错,见盛修锦不是太想谈这个话题,对她说,“你去休息吧,这里有婉婉陪我就好。”

盛修锦感激地点头离开,路上却再次遇到了俞迎蕾。

俞迎蕾穿着抹胸小短裙,身高一米五五左右,踩着十二厘米的高跟鞋,勉强能跟身高168的盛修锦平视。

从不久前的惊吓中回神,她的脸色好了很多,趾高气昂地问盛修锦:“你接近瑾瑜什么目的?”

盛修锦无奈:“就非得有什么目的吗?”

“当然,你是看中了他的钱吧?”俞迎蕾问。

反正她最后得不到赵菖蒲的人,只能得到他的钱。盛修锦懒得跟俞迎蕾争辩,敷衍地点了点头:“嗯。”

她这么爽快承认,反倒让俞迎蕾准备好的说辞没有用武之地,一时卡带,愣在原地。

盛修锦绕开她往前走去,俞迎蕾反应过来,大声冲她喊:“瑾瑜根本就不喜欢你!”

盛修锦比她淡定多了:“我知道。”

还以为她会抓狂的俞迎蕾:“……你就不生气?”

“我又不是人-民-币,有人不喜欢是正常的。”盛修锦不吵不闹,心态平和。

俞迎蕾蓄足力气的一拳就像是打到了棉花上,丝毫伤不到盛修锦,她使出杀手锏:“他只是拿你当替身!”

盛修锦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

就当俞迎蕾以为自己终于戳中要害,盛修锦要发怒的时候,盛修锦不紧不慢、不温不火、不咸不淡的告诉她:“俞小姐,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既然是图钱,就不会在乎喜不喜欢、替不替身。你喜欢赵菖蒲就去他面前争取,在这里打压我没用。”

从彭婉介绍俞迎蕾时刻意强调“青梅竹马”四个字,盛修锦就猜到俞迎蕾可能喜欢赵菖蒲。等到她特地等在这里堵人,盛修锦就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个世界上谁都能喜欢赵菖蒲,只有她盛修锦不能。

俞迎蕾还以为盛修锦会哭天喊地地强调她是爱赵菖蒲的人,和他的钱没有半点关系,还为此准备了一大通羞辱盛修锦的话。

可对方狼人自爆,她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反而不知道该怎么接茬。

一直到盛修锦离开,俞迎蕾都没能憋出半个字,表情难看的活像吃了只苍蝇。

……

……

盛修锦怀孕后更容易疲倦,她睡了个回笼觉,一觉起来已经是下午四点。

赵菖蒲靠墙坐在飘窗上,手中握着笔,正在审阅搁在膝盖上的文件。

“爸爸,该你了。”厉琰坐在他对面,两人中间摆着一副斗兽棋。雨过天晴,阳光从窗外洒下,一派岁月静好的模样。

赵菖蒲从文件上挪开眼神,淡淡扫了眼棋局,便拾起一枚棋子吃掉另一颗棋。

厉琰惊呼:“我的象!差一点点就能吃掉你的狮子!你就不能让让我吗!我还是个孩子呢!”怕吵着盛修锦,尽管再心疼,他还是努力压制自己的声音。

盛修锦被他逗笑,从床上坐起来。

特地过来守着她的厉琰喜出望外,麻溜爬下飘窗跑到她面前:“你醒啦?”

盛修锦点点头,起身走到飘窗旁。棋局上已经不剩几颗棋子,可见父子俩战况之激烈。

厉琰快输了,小声跟盛修锦告状:“爸爸都不让我,一点都不绅士。”

赵菖蒲冷酷无情:“开局前是你说‘棋局之上无父子’,现在想耍赖?”

厉琰那个时候以为自己一定能赢。

结果他连输十八盘。

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让你的狮子退回来吃掉爸爸的老鼠。”盛修锦给厉琰支招。

赵菖蒲看了她一眼,没出声,算是默许了这个外援。

小小的棋盘上,再次硝烟四起。

盛修锦抱着厉琰,与赵菖蒲杀得难舍难分。

虽然只是简单的斗兽棋,但高手过招不拘泥形势,赵菖蒲感受到来自盛修锦的压力,放下文件,正色以对。

经过激烈的厮杀,最后双方都只剩下一颗棋。

但尴尬的是,赵菖蒲的棋子就在盛修锦的兽穴边。只要他想攻占兽穴,就会被盛修锦吃掉。

而盛修锦因为被赵菖蒲牵制住,同样无法去攻占赵菖蒲的兽穴。

双方打平,厉琰不甘心,忽悠赵菖蒲:“爸爸,你只有一只猫了,我的老虎可以吃猫,是我们赢了,你投降吧。”

赵菖蒲给了一个让他自己意会的眼神。

厉琰没看懂,还傻乎乎的问赵菖蒲:“你是不好意思的投降吗?”

盛修锦忍不住笑出声,给他翻译:“爸爸是想告诉你,他要是没让着你,你都撑不到我睡醒,就得输光。”

下棋能锻炼思维能力,赵菖蒲叱咤商海这么多年,对付厉琰一个三岁孩子根本不需要费多少脑力。他不过是陪厉琰玩而已。

看儿子面色失落,赵菖蒲开了金口:“棋下得挺好,越挫越勇的精神也值得鼓励。”

盛修锦附和:“琰琰很棒呀,要不是你前面保住了那么多厉害的棋,阿姨都没法和爸爸打平呢。”

接连被夸奖的厉琰开心了:“我会继续努力哒。”

赵菖蒲将文件看完,拿着手机要去外面打电话。路过盛修锦身边时告诉她:“姜姨给你炖了点心,差不多该好了,去吃点吧。”

厉琰与盛修锦咬耳朵:“爸爸担心你没吃午饭,睡醒了会饿,特地吩咐姜奶奶做的哦。”

赵菖蒲面上闪过一道不自然,抢下厉琰的话头:“你也该吃药了。”

“我带他去吧。还有……谢谢你。”盛修锦心里流淌过一阵暖意,冲他笑了一下。

赵菖蒲看着为人冷漠,实则体贴贴入微。

本文来自投稿,如侵权,请联系87868862@qq.com删除

(0)
上一篇 2022-07-09 13:01
下一篇 2022-07-09 13:0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